由所谓“青岛天价大龙虾”说开去

某游客去往青岛,由于相信的士司机“某酒店龙虾70一斤”的说法,前往该酒店,尽管酒店明码标价368一斤,顾客参与挑选并确认,事后仍然以欺客为由,招呼了一班网友打抱不平,最后成功的吃了霸王餐。据称还有讹诈报销来回旅游机票费等行为。

以赵本山的台词来说,水是有根儿的,树是有源儿的。几乎每个外出的人都有被旅游景点欺骗讹诈的经历,跟团去吃饭,人均100恨不得只给你上个白饭,黑心程度堪比驾校教练考试那天的毕业餐。还有黑导游黑司机,首善之都天子脚下找一辆去八达岭的正常公交何其艰难。

在美好单纯的高中时代,我第一次接触到所谓文化冲击,竟然有资本主义毒花毒草敢写“农民式的狡黠”,当然,从没有所谓农民式的狡黠,小市民的狡黠,只有地球人大大滴狡猾(同理也没有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的逻辑,农村的套路也不浅,只能说地球人大大滴套路)。但事实是,我们不但很少再提善良淳朴的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也不再那么单纯好骗了,无他耳,见得多而已。

在这个时代,儿童出现任何事故,大多数报道中家长都是各种理由要钱的;老人摔倒被扶,总有人倾家荡产的;中大的老师竟然欺骗网友来获取捐款;罗尔深圳三套房还要发文来骗医疗费用。

好不容易逮到臭名昭著的关键词组合“青岛”+“虾”,结果又出状况,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地球人的活路了?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掌握着公义,但其实公义只是披着圣母外衣的婊子而已,内里还是私利。开电动车的肯定希望在任何交通事故中都是机动车全责,有学区房的肯定不同意全国排名招生,无他,人类的天性而已。

在类似的事件当中,法律都是不存在的,政府都是和稀泥的,标准是每个人自己定的。以大龙虾事件为例,如果商家有错,错在哪?如果商家没错,为什么要赔钱和停业整顿。如果游客造谣,为什么不抓起来?如果游客没造谣,那谁在说谎。

我们的社会所期望的,并不是唯一的真相和评判标准,而是一团和气,和光同尘,大事化小。好听的话叫做以人为本,不好听就叫做藏污纳垢。也许这个世界的事情并不是黑或者白就能概括和说清楚的,但如果连黑白都没有了,这个社会还有存在的价值么。

新手机是三星S8

Nexus 5X坏得有些突然,我打了个电话,扔到了包里,坐下来再拿出来看就发现已经关机了,而且充电没有反应,也无法进入bootloader。

这是我的第三部Nexus,三部Nexus竟没有一部寿终正寝,全部是各种变砖。Nexus 3怎么死的我已经忘记,Nexus 5先是屏幕出现白线,而后不断重启。比较悲剧的是,这些历尽千辛万苦从美国买回来的手机是木有保修的,变砖就是变砖,甚至没有官方渠道付费维修。同时期我用过的国产机和三星全部都因为卡顿被抛弃。卡顿更坏还是变砖更坏,这是一个问题。

Nexus系列的优势显而易见,亲儿子永远更新最快,原生安卓十分流畅没有国产机的那么多预装,性价比很高。当然从N5X开始性价比就不是那么高了,现在的Pixel更是完全走旗舰路线,价位也是旗舰级的。抛却信仰光环,而且性价比不再发烧之后,选pixel还不如选iPhone。

不过我仍然喜欢安卓系统,功能简单易用,路径清晰流畅,google play的应用种类齐全,购买方便,哪怕是其中的国产应用水准也在不断提高。实际上只要有google框架,可以安装google play的安卓手机我都可以接受。我所需要的只是一部没有实体按键,颜值尚可,系统在安卓7.0以上的国行手机。

我原先比较中意Oneplus 3T,这部手机堪称国外的小米,广受各国屌丝赞誉,最棒的在于本机是国产的,可以刷原生系统,同时可以国内买到和保修。然而该机有一个最大的槽点:正面实体按键,正面底部指纹识别。这个设计和苹果是一样的,一样的反人类。

然后三星S8出现了,完美的满足了我的所有要求,安卓7.0,万不得已还可以刷港版的原生安卓,妥了。5月20日预订22日拿到实机,同时还送一堆东西,我收到了蓝牙耳机无线充电预订减200送288话费优惠换屏等。

 

以正义的名义

作为对政府军可能毒气袭击平民的报复,美国发射巡航导弹轰炸了叙利亚,阿拉伯盟友和以色列拍掌称快。美国又一次以正义代言人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

美国以超乎寻常的热忱推动所谓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在中东造成的后果就是绵延几十年的战争,仅叙利亚一国四年来就有400万难民逃往国外,760多万人无家可归。除此之外伊拉克利比亚至今内战不断,埃及还好,只有炸弹袭击。套路都是一样的,出钱出枪出培训支持国内反对派, 国际上一堆媒体带风向,高举所谓自由民主人权大旗进行所谓抗争,后来的事情大家就在新闻上看到了。偶尔美国人也会玩脱,培训出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这种反过来咬人的,你要说ISIS和美国之间没有不得不说的秘密我是不信的。这种模式某种意义上是成功的,哪怕玩脱,美国人也有新的明面上的理由继续军事介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只要有仗打就好。中东地区的烂账上,除了军火商没有人是保证盈利的。

有意思的是美国之前反对空袭ISIS控制下的阿勒颇,理由是防止平民死伤。之后美国自家空袭摩苏尔,“对于平民伤亡五角大楼没有数据”。

如果你问当地老百姓你们做中国的民逗口中浑浑噩噩的猪狗,还是像现在这样猪狗不如?民逗们一定会编造出笑中带泪的画面,坚毅的阿拉伯老农民面对全家尸体,45度仰望星空说,为了民主人权,一切都值了。

我的分泌性中耳炎经历

–记无节操的陈星海医院耳鼻喉科

3月9日的时候感冒,早上起来一边耳朵像是进水一样,到了中午的时候就开始疼痛,于是离开公司去陈星海医院,耳鼻喉科的男医生看了一下,开了三天的清热解毒口服液,感冒灵和舍雷肽酶肠溶片。

3月11日的时候吃了两天,已经不疼,但是症状没什么改善,于是去复查,接诊的是个女医生,看了一下,然后做了个听力测试。随后问怎么病了这么久才来,然后说你这已经是半聋了,一定要住院做手术,否则可能会全聋,然后就说一堆住院的好处,比如可以报销,容易看护等等。虽然我很明确的表达了不想住院的意愿,但是医生还是说让我先考虑一下,晚点再过来。并没有再开药给我。

我是身经百战的,见得多啦,果断去了小榄人民医院。 继续阅读我的分泌性中耳炎经历

关闭了G+和Twitter帐号

最开始我离开微博前往墙外的时候还是个热血青年,爱谈民主自由,因为经常被删微博怒而出走。几年过去了,我已经是个32岁的中青年,不再那么傻逼。偶尔还是会谈起政治相关的话题,大部分时间线上的内容其实和墙内差不多,美女爱自拍,屌丝段子多。还有新近当选的特朗普总统,他的TL下总有很多段子手集结,给我带来很多欢乐。从一个功利的中年大叔的角度看来,社交媒体浪费时间的成分居多,看看书读读报其实更好,当然也有可能我打开网站的方式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