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下雨的时候,三楼的网络一如既往的闪断,时断时序,就好像濒死之人的抽搐。
这种时候,wow是玩不了了,LOL,EVE也是一样,只好望着空白的电脑屏幕发呆,很多平时尽量去忽略,从不去碰的念头,在没有游戏压制的情况下蹦了出来。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一些无聊的念头要跳出来的时候,我点开LOL,然后全神贯注,这些念头自然就不见了,然后玩完之后,休息的时间到了,或者有别的事情来了,于是乎这些念头就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这些念头包括一些现实的批判,未来的批判,现实的忧虑,未来的忧虑。譬如说你现在这样就算是活着了吗,你的计划呢,你昨天不是打算学日语吗?这些念头累加起来可以让很多人自杀,所以说游戏是个好东西,如果没有游戏,全球的自杀率会逐年创新高。从这个角度看,暴雪和EA是真正的救死扶伤,胜过国际红十字会(当然更胜过中国某同名组织)。
我从小就很聪明,其中一个例证就是,在我小的时候,很多事情就被我规划好了。比如说我要上小学,我要上中学,我要上大学,事实上证明我不但聪明,而且有预见的能力,我的确上了大学。大师我却没有预见或者计划大学之后的生活,从2004年开始到现在,我的生活基本处于随波逐流的状态,所以当我知道有一类人上大学的时候就声称只是一个跳板,我的目标是XXXX投资银行的时候。我不得不给出这样一个表情,简直太牛叉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精英人士?
当然即使一直处于随波逐流的状态,就好象一小片风里面到处乱飞的小纸片,咱也要像日本天皇看到美军进攻本土的时候那样,“恩,我早就知道了,不用担心,一切都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这种问题是不能深入去想的,否则就会觉得很失败,你丫这也算活着?你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你的处男之身呢?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想多了的话你会发现站在一个成年人的角度,从你出生开始,你就错过了好多机会,很多人生转折点上,都表现得像傻瓜一样。如果穿越小说的作者们在现实当中复制他们笔下主人公的人生轨迹,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成为宇宙大总统而不是趴在电脑前面码字。
我也没有成为宇宙大总统,我和其他人一样,在这样的年龄开始结婚生子承受生活的压力,赚钱养家,甚至开始创业。我变得和周围的人没有任何的差别,非但如此,我还要表现的乐在其中,否则的话,我最亲密的人也会用最恶毒的语言将我扳回到正道上来。
我仍然活着,但是其实我活着或者死去没有任何区别,你完全可以不用叫我的名字,名字只是一个代号,用来区分千篇一律的个体和人生,你可以叫我7号,也可以叫我13187751310号,只要不超过这个世界的人口总数就好。
这种相同,或者这种平庸几乎与生俱来,我的父母是这样生活的,他们的也是,数千年前的祖先们也是,因此除非发生基因变异,成为异类,否则处在正常人类的群体中,你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你需要梦想吗?地球上的梦想超过人口数字,选一个吧。你需要荣耀吗?大街上到处都是荣耀,挑一个吧。
不要开动你的脑筋,千万不要,否则我会笑的。你想要一匹马?这是最普通的梦想了,大约1亿7000万人有这个梦想。你想操1000个女人?够无耻,但是这个更加普通,大约25亿人有这个想法。所以你觉得你还要动用你的脑筋吗,可怜的小家伙,跟着大队人走吧,一切都会有的,梦想,荣耀,马,1000个女人,不需要你自己费神。
所以这就是活着吗,难怪有人要信上帝,这些信上帝的人至少有一半是找不到活着的意义,然后用“增加上帝的荣耀”之类的鬼话来欺骗自己,法轮功的信众也是。
我一直认为生命的伟大在于独特,与众不同,否则就和石头、蚂蚁没有什么两样,所以看到小孩子我会感到悲哀,看到成功人士我会感到怀疑。
网络恢复鸟,不想这些事情,继续LOL。



《活着》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