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博弈


小悦悦事件过去没几天,东莞一名三岁儿童再次因为父母监护不力而被碾压身亡,孩童何辜,屡次因为不负责任的父母而早早夭折。

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小悦悦事件过去没几天,湖南衡阳一位不爱上网的市民没有经过保护措施–我说的是要拍照,录音,录像—便贸然为倒地的老人拨打120,结果造成了悲剧的发生:我说的是老人没死但是赖上了这位没看过救人攻略的哥们。(详情见:司机称帮跌倒老人打急救电话被诬肇事者),在此再次提醒和我一样生活在这个不幸的时代的不幸的土地上的不幸的同胞们两件事情:非婚性行为请带套,任何情况下救人请记录证据。

今天,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每个人,每天都有可能面临如下博弈:

1、撞到人的时候是选择撞死然后一次性赔偿有限数额的钱,还是选择撞伤然后付出可能是终身的无法估量的金钱或者合理的小额的金钱赔偿。

2、面对惨剧发生的时候,是选择路过然后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还是选择出手然后获得感谢或者承担原本应该由凶手承担的责任。

我们还面临者另外一些博弈:

1、面对城管殴打小贩,我们该视而不见老老实实路过还是挺身而出被打到头破血流;

2、面对强拆,我们该自认倒霉息事宁人还是该挺身而出保卫公民财产但冒着生命危险;

3、面对因为诚实和正直挺身而出而获罪的人,我们应该视而不见没有损失,还是大声疾呼但是仍然不得到好处或者同样获罪。

4、面对周围的人在作弊或者暗箱操作破坏公平,我们是装作若无其事还是揭穿作弊者但是因此不讨好。

或者,我们还有更棒的选择,我们可以加入城管的队伍,加入强拆的队伍,加入殴打那些前往东师古村抗议者的队伍,为为非作歹的地方官恐吓村民,由此获得成百上千甚至更巨大的经济利益。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已经一点都记不起先人舍身取义杀身成仁的义举,这些事情仿佛发生在另一个时空的另外一个国家,而不是发生在这个国家。道义的光芒已经很久都没有照耀过这片土地。说到这里我都不知道我在犯什么糊涂,要写这样一篇不讨好的东西,我该写一下狮子座的最佳配偶与魔蝎座的潜在的异性吸引关系,大胸部的离婚率与大屁股的离婚率哪一个更低,或者某位著名的导演实际上有可能长着第二个鸡巴因此才睡过那么多女主角。

这才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主流话题。道德?操他妈的道德,不能吃又不能看。

对于一个人来说,100年来精神面貌不变的确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尤其是如果擦点粉还能显得更年轻的话就更好了,但是对于一个国家,这却是一个巨大的悲剧。100年前,强壮健硕的长着辫子的中国人在街头围观杀头,100年后,我们就像一些没有脊椎的低等动物一样由基因遗传了我们祖先的条件反射,围观是中国人最爱的运动。而道德和道义则消失在一次又一次的文字狱和文化革命中。

我原本很讨厌净土宗,他们主张人之所以恶是因为这个世界万丈红尘是恶的土壤,只要每日念“阿弥陀佛”,死后就能前往净土,不再作恶。但是现在我却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有道理,在一个从主席到村长都在撒谎的国家要诚实是何等艰难,生活在一个从小学到大学都在乱收费乱摊派的国家要成长为一个有操守的人是何等艰难,在一个父母都教导小孩子“少管闲事”的国家要出现一个敢管闲事的人是何等艰难。

说到这里我想起前段时间说到的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国内的物价比国外高。很多商人面临的博弈是:选择与诚信的外国商人做利润率低的生意,还是冒着赔个精光的风险与不诚信的同胞经过重重盘剥做有可能获得高利润的生意。

书生意气,偶尔发飙,不知所云,博君一笑。

 



《中国式博弈》有1个想法

  1. 从不相信所谓的道德,人也是动物,因此人性里一定也有动物利己主义的自私性存在。

    所以说的难听点,人类不在好的制度下就无法做好的事,总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