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领证


萍锋7月份研究生毕业,我也终于在9月19日离开广州前来小榄。本来两人毕业,领证便可视作顺理成章,但萍锋却说主要原因在于父母之命,领证之后出双入对也算名正言顺。女人常说宁信有鬼不信男人的嘴,但女人也经常扯些小谎来圆自己的体面,所以又有人说,女人若把谎言结集出版便可致富。

我本来属意的日子是国庆(10月1日),但是国庆放假,于是只好放弃,选了另外一个国庆(10月10日),挑了一个周末便把结婚证所需的相片准备好。萍锋仍然要在工作日上班,打电话去民政咨询,上午人太多,于是下午过去。

下午赶在下班之前去到民政,到了的时候办证的人出乎意料的少,于是很顺利的填了表格,交了照片。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结婚和离婚的窗口是一起的,于是很恶意的想是不是会遇到同时来办离婚的人来映衬一下这边结婚的喜悦心情。

办事员打印好证件,盖好钢印,说钱,我把出门前准备好的9张一元纸币递过去,拿过了证件。

办事员办事比较流程化,缺乏人性,是我的话我就来一句”打今儿个起,你们俩就算是婚姻法保护的两口子啦,再有就是小三了。“以彰显人性化特色。

出门她问我说现在几点,我说差10分五点,我倒是没想过几分几秒有什么要紧。回去的路上,我戴着头盔坐在后座上-我还没拿到摩托车驾驶证-看着西北边被晚霞包裹着的夕阳,情不自禁的在那哼国际歌那段“这是最后的斗争。。。就一定会实现。”一连哼了好几遍。摩托车进到巷子里的时候,我问她,我算是有妇之夫了吧,她说对,然后停了一下,说,但是你不许胡搞,我说好。

领证之后其实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同,日子还是照常过,直到有一天注册某个网站的时候,网站问realationship,我愣了一下,选了”已婚“,这个时候才觉得,我从此之后就跨入已婚者的圈子了。

后记:

萍锋常说你既然那么喜欢在网上絮叨码字,怎么不把我们认识到现在的经历写一通,流传后世,以为言表。虽然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小女人的一个恶意的玩笑,但是每次提起这个话题我都心有戚戚,在我看来,我过去七年的恋爱历史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一个不可救药的花花公子如何最终获得人类社会承认和宽恕的过程。所以回忆起过去的时候我就经常特别真诚的跟她说,我对过去经历的唯一后悔的地方就是当初对你不够好。当然直到今天我在看到美女的时候心里也仍然会泛起阵阵涟漪。

本来领证这件事是作为开博第一篇的,但是后来阴差阳错没写,只在G+和新浪上面描了一段,后来始终觉得兹事体大,于是在领证接近一“周月”的日子补上。

另P.S.

我的眼睛应该比照片中大,只是常年近视造成在拍照时显得特别小,特此说明。

我在新浪微博上的链接是由博客自动发送的,所以并不会经常去看或者回复,所以最好有评论在我的这个主页回复~~



《记领证》有4个想法

  1. 为什么下午领完证,时间是10点差5分,居然一直要领到晚上??这么多仪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