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死亡与一种新生


人的生命有许多种,并且全都与真实的生命息息相关,其中一种我们中国人尤其看重,称之为关系。

即使在法律最严苛的时代,杀人也并非一定要付出代价,只是这个不付出代价的条件十分苛刻,其中的一种就是切断这个人的所有社会关系,让他实现社会关系上的死亡,没人记得,没人在乎,没有亲戚朋友,没人将他的行踪放在心上。

比如流浪汉,某些打工仔。

流浪汉是这种死亡–关系死亡–的典型(也许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他的关系仍然有生命力),流浪汉这个词本身就是一种死亡方式,抛弃一切社会关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正常人也有这种死亡—-更多是一种自杀未遂,离开某个自己熟悉的环境,譬如家乡,到另一个地方去,抛弃一切现存的亲戚朋友同学等关系网,旧有的关系网被利刃切割,只有最牢固的那些才能留下丝丝缕缕。我们经常说空间不再造成阻隔,这是赤裸裸的谎言。

也有新生,开始全新的关系,跟过去完全割裂,建立新的社会关系。

一个人要怀着怎样的憧憬或者恐惧和愤恨才能抛弃旧有的关系网去往陌生的环境相信自己获得更好的新生,这当中又懦弱,也有勇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