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病(从今天开始不再跟着你们骂政府)

自从汉取代秦之后,一直到中国国门被打破,被迫自强图存,改帝制为共和,期间近2000年,中国是死气沉沉没有任何进步的,甚至说只有退步的份。

这并非是一家一姓的过失,也实难全怪儒家文化的阻滞(外儒内法只是帝王手段,不能怪手段或者工具,而要怪使用工具的人,就算工具有错,宋代之前也没有大错,那个时候儒家文化还没有像后来那样至高无上深入人心),问题根源在于这片土地上的中国国民的落后愚昧。

当局真正的恶行,不在于贪污腐败独裁专制,甚至也不在于大跃进饿死3000万,10年浩劫毁灭中国的文化传统。而在于49年建国以来,矢志不渝的灌输仇恨,制造民族割裂,残害个性,压制思想,使国民愈加愚昧落后,个性不得伸张,思想不能进步,而使整个民族死气沉沉,渐渐走向衰亡。这实际上是另外一种工具,工具更加精细,而且名字叫做社会主义。

可以说不管有没有这个党,贪污腐败专制独裁在这片土地上几乎是必然的,独夫政治导致的饿死人和10年浩劫也几乎是必然的。因为统治和被统治的,都在这片土地上出生长大。

要结束这种别人,就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而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首先不能是复制旧的,否则就完全没有改革的必要。

创造一个新的中国,最不需要的并不是有人振臂一呼,余者登高响应,而是思想文化上的改造,使内心还长着辫子的中国人,把辫子剪掉,使那些还存着旧时代明君清官思想的中国人,能不再下跪,真正站起来。

简而言之,使中国人人都能做真正的人。

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事实上100年前新文化运动所做的也是这个工作,但是新文化运动归根到底是失败的,原因在于,他们以为只要有“主义”,就等于有了治病救人,拯救中国的良方。(某种程度上,“主义”的确把中国从半殖民地状态解放了出来)

中国的病并不是主权的不独立与经济的被剥削,而是人格与思想的不独立,内心深处的奴性。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们需要报纸,杂志,电视,广播,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网络。伴随着我们的这个目的,当局所要做的不是放宽言论限制,而是应该日益缩紧,使国人道路以目,不敢发声,也不会相信任何媒体。如此才能让新思想新文化有空间生存,有人去看去听去相信去接受。

新的文化应该独立自主,而不是受命于上。多写自己的思想,少唱官样的文章。

应该锐意进取而不是明哲保身。思想与实物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交换之后双方都有所得,加入敝帚自珍,那就会发现同道中人越来越少。

应该胸襟开阔而不是搞一言堂,文字狱。我们所反对的就是当局的限制舆论,专制独裁,我们相信的是多数人的智慧一定会胜过少数人的智慧。

应该真诚而不是虚伪。喜欢大腿就是喜欢大腿,不要夸鞋子好看。做起来男盗女娼,说起来马列毛邓,这是人心日益败坏的原因之一。

中国的现状,正如一个外表强健,内心老弱的怪胎,表面上光鲜无比,实则陈腐朽败,长此以往,外表的康健最终会被内心的老弱取代,再一次落后于世界,成为任人鱼肉的对象。我辈有识之士,应该拍案而起,为革新民族风气,创造美好未来而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