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音-乱入的梦20140529


我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患有生理缺陷,这让我感到无比孤独和恐惧,周围的人-包括我的父母亲人-都会在某个随机的时间各自拿起电话静静的聆听某个声音,只有我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在一旁手足无措。
还好他们聆听的时候对外界毫无察觉,我得以一直混迹人群之中,我曾经也尝试在同一时间拿起电话,或者凑到别人的耳朵边去偷听,结果什么都听不到。
健全者们满脸正直诚恳,这更加让我无地自容,我仿佛在道德层面都低人一等。

我一直假装能听到,其他人也都以为我能听到,我装模作样的拿起电话贴到耳朵上,并不是怕被人发现,事实上没人会发现,我只是害怕孤独,害怕自己的不健全。
我浑浑噩噩的度过自己的青少年时代,直到在成年礼上遇到了猴子,我们很快发现了对方,因为没人会在聆听的时刻到处瞟漂亮姑娘。
那些健全的得以聆听神奇声音的人类可以毫无困难的成为合格的铁路工人,军官,程序员,卡车驾驶员。猴子建议我们去那些容易混过关的职业碰碰运气,于是我成了勉强合格的社会学家,他成了勉强合格的诗人。
我们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在几乎对社会毫无贡献的情况下可以拿到丰厚的工资,两个快乐的好基友相约看遍天下的漂亮妹子。
终于猴子决定结婚,我决定出去走走,这是我社会学家的工作,也想寻找其他的同类。
我遇见过和我一样充数的社会蛀虫,也见过真正的饱学之士,甚至见到女性的不健全者。
当我觉得自己不再孤独,不再需要装模作样的聆听的时候,我决定回来,我要把这种心情传达给我的朋友。于是我见到了他,猴子已经成为了一个健全者,他现在是合格的文字工作者。当那个时刻到来,他和家人一起聆听,像其他健全者的家庭一样。我试图在他聆听的时刻唤醒他,可是他无动于衷,我又变成一个人了。
我伤心的哭了,然后就醒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