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烂社会


睡不着,起来发一下牢骚。

中国是一个有5000年历史的农耕国家,虽然有些人住在城市,但他的国民基本上都是农民,还有很多小市民。农民的特性基本上就是中国人的特性,或可活得像狗一样卑微,只要能活下去;或可践踏人家的一切律法,只要其他人也这么干。

很奇怪我第一次读到“农民式的狡黠”这种句子–这种抹黑淳朴忠厚老农民形象的句子–竟然不是出自我大天朝这种农民大国,而是司汤达的《红与黑》。

从人口构成的角度看,我们走市场经济的路子实在是搞错了方向,祖上几千年没几个做生意的,也行吧,用咱们的法子将就着搞吧,是为摸着石头过河。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单指自上而下的中国式衙门的政策调控,也指自下而上的中国人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扯远了,我要说的不是做生意的事情。

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出于我们朴素善良的农民本性,我们有办法对付那些高贵的,强大的东西。一来跟我们距离实在太远,二来好像也只有忍一忍。

但是我们却对低贱无耻的事情没什么办法。选秀节目比惨,有见过粉丝喜欢不惨的么?老年人跌倒碰瓷,见过有因为敲诈坐牢的么?行人非机动车违章发生事故,见过有掏钱赔机动车车主的么?学生在学校搞校园暴力,有见过被抓起来的么?

中国式人情治理的特点,就是法不责众,法不责弱,法不责老。弱者天然拥有更多的权利,弱者本身也流氓无赖化,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有人说这都是党的错啊,都是老毛的错,制度的错。难道老毛之前中国人不喜欢围观凑热闹?还是建国以前就没有流氓无产者?

面对这种情况,一个办法是以神佛的无上法力把凡人都接引到彼岸乐土去,把他们都变成一尘不染的圣人。另一个就是比烂:你惨?我比你更惨;能碰瓷是吧?老子不扶不理不就得了;装病讹钱一群人闹是吧,往死了撞,要钱没有,不服就干;校园暴力没人管是吧,那就以暴制暴。

大家的确都是这么干的,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绝望的国家啊。要改变一个国家的风气比一人一票选国家主席还难,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