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说愁


我是个科幻迷,记得三体里面有一段好象是这样子,文革结束后当事人去找当年批斗打死他父亲的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在武斗中瘸了腿,他们对当事人说“我们有错么,我们也是受害者。”

我又想到了中国普遍弥漫的反日情绪,和钓鱼岛事件中打造抢烧的爱国者。我还想到了义和团,维族人、ISIS、胡图族、纳粹。如果问他们每个人,他们都会和文革中的红卫兵一样说出那句话吧。

我曾经自以为聪明的将人群划分为1%极少作恶的好人,1%极少行善的坏人,98%庸庸碌碌的普通人三个群体。但是人是会变的,在不同的环境里人随时会变得极其丑恶或者闪耀着所谓人性的光辉。人性就好象是一套有bug的系统,总体而言根据利己原则运行,偶尔bug一下闪耀一下人性的光辉。

一个人只要足够聪明和努力,就可以证明自己想证明的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叫对方爱国贼,或者汉奸,或者随风倒。既可以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又可以说“这场战争虽关系着国家的存亡,但和个人的自由及权利相比的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各位尽力而为就好”。既可以指责对方不作为,又可以指责对方乱命。

这种迷雾一样的社会和无处不在的双重标准不断的让我觉得困扰,三观时常受到巨大冲击,产生自我怀疑。我甚至怀疑这样一个自相矛盾,骨子里充满自私作恶基因的物种为什么要存在呢?



《强说愁》有2个想法

  1. 感到困扰,是因为你在追求一个绝对答案。判断一件事的利弊,不能抛开发生时的环境。自利是所有生物的特性,不仅仅是人吧,至于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得问上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