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国战记-苍白之眼


罗兰盘坐在地上,按大教正刚才说的,在接受洗礼之前要保持心灵的平静,这样才能清晰地聆听到神的声音,受到他的赐予。
一个正统的泽拉图人一生中要接受三次洗礼,一次是当他蒙神厚爱赐予生命,一次是蒙神召唤回归永生,还有这一次。基于某种不可知的原理,在一个泽拉图人十二岁时神会依照他的天赋品行给予恩赐,得到一个徽记,徽记的位置和式样将决定他的人生轨迹,定义一个神的仆人所应该提供的贡献。一个虔诚的泽拉图人所应该做的就是接受神的恩赐,依着他的意愿,增加他的荣光。
“罗兰,你怕吗?”肥嘟嘟的安蒂斯图塔凑过来,小声的问道。这个有点腼腆的小胖子是商业总管本图的小儿子,他的父亲有一个外号叫做”黑发敏斯特”,因为老家伙在商业上有着媲美敏斯特人的手腕。
“不怕,你呢?”虽然这个时候聊天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小胖子安蒂斯图塔是罗兰最好的朋友,而他也的确有些紧张。”我有点怕,长老说我们家几代都是辉煌金牛,我肯定也是,可万一我不是怎么办,如果是的话最好像我父亲一样出现在胸口,如果出现在腿上我一定会被科帕他们笑的。”“不会的,安蒂,长老说的没错,你是你父亲唯一的儿子,一定会继承一个长在胸口的牛头的。
“”谢谢你,罗兰,我觉得好多了。”
继承这个词并不准确,图腾是根据每个人的天赋和秉性赐予的,这体现了神的绝对公正,然而血脉也是天赋的一部分。
譬如罗兰,他现在很怕,虽然没有人这样告诉他,但是他知道自己是这次盛典的真正主角,他有可能会在今天继承祖先的苍白之眼,然后就会变成”苍白之眼 罗兰•泽拉图”,背负上所有人的期望和所谓的光荣使命;而如果他没有获得苍白之眼,所有人都会失望,甚至有人会自杀,就像他父亲接受恩赐时那样。他并不想成为所谓的领袖,他更喜欢和安蒂斯图塔去偷看女孩洗澡,他并不知道怎么做一个领袖,而提到使命的时候,大人们的表情严肃得让人害怕。
苍白之眼是这一族沉重的包袱,然而在某些人看来,这是神迹,是”一切都在神的注视之下”的最好诠释,是”神的律法高于是人的律法”的铁证,是皇冠与权杖的等价物,是泽拉图信仰的基石,还有,是他们复国的希望。
“罗兰!罗兰!”小胖子扯了扯走神的罗兰,罗兰顺着他的目光,看到大教正正在温和的看着自己。
“罗兰,我的孩子,到你了。”略显瘦削的大教正着着宽松的袍子站在祭坛下面,他的皮肤有些苍白,但是额头上昂贵的璃配上这样的肤色缺陷得很有威严。
大教正温和的声音和微笑让罗兰立刻丢掉了一大半包袱,他站起身,尽量掩饰住自己的紧张,用礼仪教师所教导的王者步伐走上去祭坛。
许多目光朝罗兰投了过来,有的期待,有的愤恨,有的不以为然。
祭坛上是个大帐篷,里面点着某种不知名的香料,罗兰走进去的时候,三个牧师围了上来,将他的衣服脱光,然后在他的身上包裹了三层毯子,罗兰觉得呼吸有点滞塞,不过还好。几个人把这个茧一样的包裹横放到帐篷的正中,然后跪坐在周围开始祷告。
在意识到自己正在接受恩赐的下一刻,罗兰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他在心里默念着”不要给我苍白之眼,不要!”然后他失去了知觉,陷入了沉睡当中。
过去了大约一刻钟,罗兰醒了过来,牧师们已经解开了毯子,德高望重的教正走了进来,按照程序要记录他的纹身,但是他第一眼看到他的眼睛,准确的说是眼睛之上的额头的时候,他立刻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他掩饰住自己的震惊,退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大教正走了进来,他的脸上仿佛发着光,几个牧师给罗兰穿上衣服之后退了出去。大教正俯下身,把手伸了过来,仍然是那样一副温和的语气”罗兰,跟我来!”罗兰的心沉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最害怕的结果出现了,他很想找个洞钻进去,不要跟大教正出去,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把手递了出去。
罗兰刚一出现,就被早已准备好的众人死死盯住,有一霎那整个广场鸦雀无声,然而当众人看到他的额头的时候,大家拼命的欢呼起来,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人,男人还是女人,每个人的眼里都含着泪,高呼着什么,直到最后大家的节奏同步起来,罗兰才清晰地听到:”泽拉图万岁,帝国万岁,罗兰万岁,苍白之眼万岁。”
罗兰无法理解这些人的狂热和激动,他才十二岁,没有人告诉他有多少人跟随着他额头上的徽记流血和死去,有多少人数代以来为了他额头上的徽记的荣耀忍受着恶劣的环境和毫无荣誉感的劳作。
罗兰看到了小胖子安蒂斯图塔,他试着朝他微笑了一下,希望小胖子能像平常一样给一个鬼脸做回应,来缓解他此刻的不知所措,然而小胖子谦卑的低下头去。
他有些难受,然而科帕的父亲强壮的首席骑士德科托尔大步冲上了祭坛,举起他的手臂,高喊口号,罗兰的意识仿佛被口号声淹没了,对接下来的事情就一无所知了。

本文没有大纲,没有更新计划,纯属机场很无聊才写的,如果下次有同样无聊的时间我还会写的。

Posted with WordPress for BlackBerry.



《四国战记-苍白之眼》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