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所谓“青岛天价大龙虾”说开去

某游客去往青岛,由于相信的士司机“某酒店龙虾70一斤”的说法,前往该酒店,尽管酒店明码标价368一斤,顾客参与挑选并确认,事后仍然以欺客为由,招呼了一班网友打抱不平,最后成功的吃了霸王餐。据称还有讹诈报销来回旅游机票费等行为。

以赵本山的台词来说,水是有根儿的,树是有源儿的。几乎每个外出的人都有被旅游景点欺骗讹诈的经历,跟团去吃饭,人均100恨不得只给你上个白饭,黑心程度堪比驾校教练考试那天的毕业餐。还有黑导游黑司机,首善之都天子脚下找一辆去八达岭的正常公交何其艰难。

在美好单纯的高中时代,我第一次接触到所谓文化冲击,竟然有资本主义毒花毒草敢写“农民式的狡黠”,当然,从没有所谓农民式的狡黠,小市民的狡黠,只有地球人大大滴狡猾(同理也没有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的逻辑,农村的套路也不浅,只能说地球人大大滴套路)。但事实是,我们不但很少再提善良淳朴的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也不再那么单纯好骗了,无他耳,见得多而已。

在这个时代,儿童出现任何事故,大多数报道中家长都是各种理由要钱的;老人摔倒被扶,总有人倾家荡产的;中大的老师竟然欺骗网友来获取捐款;罗尔深圳三套房还要发文来骗医疗费用。

好不容易逮到臭名昭著的关键词组合“青岛”+“虾”,结果又出状况,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地球人的活路了?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掌握着公义,但其实公义只是披着圣母外衣的婊子而已,内里还是私利。开电动车的肯定希望在任何交通事故中都是机动车全责,有学区房的肯定不同意全国排名招生,无他,人类的天性而已。

在类似的事件当中,法律都是不存在的,政府都是和稀泥的,标准是每个人自己定的。以大龙虾事件为例,如果商家有错,错在哪?如果商家没错,为什么要赔钱和停业整顿。如果游客造谣,为什么不抓起来?如果游客没造谣,那谁在说谎。

我们的社会所期望的,并不是唯一的真相和评判标准,而是一团和气,和光同尘,大事化小。好听的话叫做以人为本,不好听就叫做藏污纳垢。也许这个世界的事情并不是黑或者白就能概括和说清楚的,但如果连黑白都没有了,这个社会还有存在的价值么。

以正义的名义

作为对政府军可能毒气袭击平民的报复,美国发射巡航导弹轰炸了叙利亚,阿拉伯盟友和以色列拍掌称快。美国又一次以正义代言人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

美国以超乎寻常的热忱推动所谓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在中东造成的后果就是绵延几十年的战争,仅叙利亚一国四年来就有400万难民逃往国外,760多万人无家可归。除此之外伊拉克利比亚至今内战不断,埃及还好,只有炸弹袭击。套路都是一样的,出钱出枪出培训支持国内反对派, 国际上一堆媒体带风向,高举所谓自由民主人权大旗进行所谓抗争,后来的事情大家就在新闻上看到了。偶尔美国人也会玩脱,培训出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这种反过来咬人的,你要说ISIS和美国之间没有不得不说的秘密我是不信的。这种模式某种意义上是成功的,哪怕玩脱,美国人也有新的明面上的理由继续军事介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只要有仗打就好。中东地区的烂账上,除了军火商没有人是保证盈利的。

有意思的是美国之前反对空袭ISIS控制下的阿勒颇,理由是防止平民死伤。之后美国自家空袭摩苏尔,“对于平民伤亡五角大楼没有数据”。

如果你问当地老百姓你们做中国的民逗口中浑浑噩噩的猪狗,还是像现在这样猪狗不如?民逗们一定会编造出笑中带泪的画面,坚毅的阿拉伯老农民面对全家尸体,45度仰望星空说,为了民主人权,一切都值了。

大变革:试分中国历史阶段(三国观后感一)

中国的5000年历史中,虽然可以用一句“各享天命数百年而后改朝换代从头来过”概括,但实际上同样是封建王朝,明朝和汉朝无论文化、政治、经济形态都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民心固然思定,君王也希望一切能相安无事永世不变,然后历史大势终究浩浩汤汤不可阻挡。

大变革一:禹传启,家天下。由松散的部落联盟变为封建式王朝,虽然仍然是中央与地方分而治之,但从此开启近4000年王朝先河。 继续阅读大变革:试分中国历史阶段(三国观后感一)

再谈江湖

一、平民武松的江湖之路

水浒里面武松前两次杀人,一次是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一次是血溅鸳鸯楼。第一次杀了二人之后说“小人因与哥哥报仇雪恨,犯罪正当其理,虽死而不怨。”,第二次说“不杀得张都监,如何出得这口恨气!”之后不分老幼男女杀了十五个人。第一次武松还是个知法守法的小公务员,找人去官府作证,要求法办毒死哥哥的奸夫淫妇;官府不作为之后才愤而杀人,之后立刻投案自首;第二次杀人后写“杀人者大户武松”扬长而去。在整个过程中,原本只是有些江湖气的普通公务员武松,便成了江洋大盗好汉武松。

二、非典型江湖人西门庆和张都监的江湖死法

西门庆是个当地豪强,可称为土豪。如果只是有钱勾引人家老婆傍大款也就罢了,偏偏害人性命。勾引饥渴美少妇只是平常事,下药毒死人就是江湖事,江湖事江湖了,被武松干掉不冤。

张都监身在官场,本来不应该把事情做绝,把武松打发出去,远远的踢开也就算了,包括施恩在内断不敢跟自己斗,只得忍气吞声。张都监偏偏要把事情做绝,身在官场却走的是夜路,也怨不得旁人。

三、江湖人的江湖路

前文讲过官场也是江湖,不过规则不同。

武松如果是个官场的江湖人,就该收集证据,上下联结,摸清西门庆的来路底细,切断其人脉,破坏其产业,数罪并发,一举拿下。如果是个江湖的江湖人,夜黑风高之时,手起刀落,然后立刻远遁,天大地大,可不快活。

四、你是个江湖人么

人人都有江湖气,路见不平都爱一声吼。问题是你真的是江湖人么?你愿意为了一时之气东躲西藏放弃正常的生活么?如果江湖的手段是必需的,你的付出换来的回报让你满意么?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愿意承担后果么?

 

我不再是民主自由派

以前我的标签是民主自由派,现在我要摘掉这个标签。

内在原因是我越来越觉得,民主也是一种纲领主义,和共产主义没什么区别,无论任何主义,都需要人去践行,而人是充满变数的,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特征和政治传统,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国家民主就富强,有的就落魄。我当然是希望国家富强的,不是那种民主就可以国家分裂甚至可以不吃饭的死硬派。中国的最大问题不是不民主,而是整个民族的愚昧麻木不觉悟,这不是说一朝实现民主人手一票就可以解决的,甚至说这样的民众不实行民主反而比实行民主的好,举个例子,真有51%的人投票支持核平日本怎么办。中国当然是有少数精英的,相信美国的那一套,认为只要照搬全抄至少也能拿个保持现状奖,但是少数精英主导的民主和专制有什么区别?名字好听了而已。

人民如果觉悟,那民主自然会到来,甚至可以不需要民主;人民如果不觉悟,民主了也没用。真正支撑这个国家的不是少数的精英–无论是民主还是专制的–而是占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的普通百姓,他们构成了国家的土壤和根基,政治制度等上层结构只是果实。皇帝和总统都是爹娘生养,不是天上掉下来。

外在的原因要从昆明的事情说起,昆明的事情发生后,民主自由派的同志们基本上有三种声音:一个是强调新疆的民族问题是中共的错误导致,这不是在砍老百姓而是在打共产党的脸;二是我们都是受压迫的普通老百姓,虽然发生了不幸但还是要向前看一致反对共党;三是美国亲爹竟然没有把这个列为恐怖主义实在太伤心。甚少有人关心死难同胞,仿佛死了就是白死,甚至能作为新疆的反共统一战线的示威道具应该觉得光荣一样。也没人点蜡烛,可能点蜡烛太烂俗,不符合民主自由派一贯高大上的形象。

环顾一下我身边(网络上的)的民主自由派,基本都是逢中必反,见美心喜。共党无论什么都是坏的,放宽计划生育政策也要大加反对,甚至不惜造谣来制造舆论;美国无论什么都是好的,反华言论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一样,即使真的有错也要帮着遮掩。这种行径和五毛有什么区别。有的人想的甚至不是如何让国家变得更好,而是让国家变得更乱,然后自己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不明真相众跟在后面吆喝,纯粹见猎心喜,抱着围观看热闹的念头。

当然也有人在真正做事情,就好象共产党也有人在为百姓谋福利一样。这种人,无论在哪个阵营,持有什么政治见解,我都是十分敬佩的。

我仍然相信个人的力量,相信自由的见解可以促进人类的进步,也觉得民主不是个坏东东。我也不觉得共党就这么一无是处,当下的生活就那么不堪。我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不支持民主也不支持专制,我只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