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正义的名义

作为对政府军可能毒气袭击平民的报复,美国发射巡航导弹轰炸了叙利亚,阿拉伯盟友和以色列拍掌称快。美国又一次以正义代言人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

美国以超乎寻常的热忱推动所谓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在中东造成的后果就是绵延几十年的战争,仅叙利亚一国四年来就有400万难民逃往国外,760多万人无家可归。除此之外伊拉克利比亚至今内战不断,埃及还好,只有炸弹袭击。套路都是一样的,出钱出枪出培训支持国内反对派, 国际上一堆媒体带风向,高举所谓自由民主人权大旗进行所谓抗争,后来的事情大家就在新闻上看到了。偶尔美国人也会玩脱,培训出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这种反过来咬人的,你要说ISIS和美国之间没有不得不说的秘密我是不信的。这种模式某种意义上是成功的,哪怕玩脱,美国人也有新的明面上的理由继续军事介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只要有仗打就好。中东地区的烂账上,除了军火商没有人是保证盈利的。

有意思的是美国之前反对空袭ISIS控制下的阿勒颇,理由是防止平民死伤。之后美国自家空袭摩苏尔,“对于平民伤亡五角大楼没有数据”。

如果你问当地老百姓你们做中国的民逗口中浑浑噩噩的猪狗,还是像现在这样猪狗不如?民逗们一定会编造出笑中带泪的画面,坚毅的阿拉伯老农民面对全家尸体,45度仰望星空说,为了民主人权,一切都值了。

大变革:试分中国历史阶段(三国观后感一)

中国的5000年历史中,虽然可以用一句“各享天命数百年而后改朝换代从头来过”概括,但实际上同样是封建王朝,明朝和汉朝无论文化、政治、经济形态都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民心固然思定,君王也希望一切能相安无事永世不变,然后历史大势终究浩浩汤汤不可阻挡。

大变革一:禹传启,家天下。由松散的部落联盟变为封建式王朝,虽然仍然是中央与地方分而治之,但从此开启近4000年王朝先河。 继续阅读大变革:试分中国历史阶段(三国观后感一)

再谈江湖

一、平民武松的江湖之路

水浒里面武松前两次杀人,一次是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一次是血溅鸳鸯楼。第一次杀了二人之后说“小人因与哥哥报仇雪恨,犯罪正当其理,虽死而不怨。”,第二次说“不杀得张都监,如何出得这口恨气!”之后不分老幼男女杀了十五个人。第一次武松还是个知法守法的小公务员,找人去官府作证,要求法办毒死哥哥的奸夫淫妇;官府不作为之后才愤而杀人,之后立刻投案自首;第二次杀人后写“杀人者大户武松”扬长而去。在整个过程中,原本只是有些江湖气的普通公务员武松,便成了江洋大盗好汉武松。

二、非典型江湖人西门庆和张都监的江湖死法

西门庆是个当地豪强,可称为土豪。如果只是有钱勾引人家老婆傍大款也就罢了,偏偏害人性命。勾引饥渴美少妇只是平常事,下药毒死人就是江湖事,江湖事江湖了,被武松干掉不冤。

张都监身在官场,本来不应该把事情做绝,把武松打发出去,远远的踢开也就算了,包括施恩在内断不敢跟自己斗,只得忍气吞声。张都监偏偏要把事情做绝,身在官场却走的是夜路,也怨不得旁人。

三、江湖人的江湖路

前文讲过官场也是江湖,不过规则不同。

武松如果是个官场的江湖人,就该收集证据,上下联结,摸清西门庆的来路底细,切断其人脉,破坏其产业,数罪并发,一举拿下。如果是个江湖的江湖人,夜黑风高之时,手起刀落,然后立刻远遁,天大地大,可不快活。

四、你是个江湖人么

人人都有江湖气,路见不平都爱一声吼。问题是你真的是江湖人么?你愿意为了一时之气东躲西藏放弃正常的生活么?如果江湖的手段是必需的,你的付出换来的回报让你满意么?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愿意承担后果么?

 

我不再是民主自由派

以前我的标签是民主自由派,现在我要摘掉这个标签。

内在原因是我越来越觉得,民主也是一种纲领主义,和共产主义没什么区别,无论任何主义,都需要人去践行,而人是充满变数的,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特征和政治传统,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国家民主就富强,有的就落魄。我当然是希望国家富强的,不是那种民主就可以国家分裂甚至可以不吃饭的死硬派。中国的最大问题不是不民主,而是整个民族的愚昧麻木不觉悟,这不是说一朝实现民主人手一票就可以解决的,甚至说这样的民众不实行民主反而比实行民主的好,举个例子,真有51%的人投票支持核平日本怎么办。中国当然是有少数精英的,相信美国的那一套,认为只要照搬全抄至少也能拿个保持现状奖,但是少数精英主导的民主和专制有什么区别?名字好听了而已。

人民如果觉悟,那民主自然会到来,甚至可以不需要民主;人民如果不觉悟,民主了也没用。真正支撑这个国家的不是少数的精英–无论是民主还是专制的–而是占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的普通百姓,他们构成了国家的土壤和根基,政治制度等上层结构只是果实。皇帝和总统都是爹娘生养,不是天上掉下来。

外在的原因要从昆明的事情说起,昆明的事情发生后,民主自由派的同志们基本上有三种声音:一个是强调新疆的民族问题是中共的错误导致,这不是在砍老百姓而是在打共产党的脸;二是我们都是受压迫的普通老百姓,虽然发生了不幸但还是要向前看一致反对共党;三是美国亲爹竟然没有把这个列为恐怖主义实在太伤心。甚少有人关心死难同胞,仿佛死了就是白死,甚至能作为新疆的反共统一战线的示威道具应该觉得光荣一样。也没人点蜡烛,可能点蜡烛太烂俗,不符合民主自由派一贯高大上的形象。

环顾一下我身边(网络上的)的民主自由派,基本都是逢中必反,见美心喜。共党无论什么都是坏的,放宽计划生育政策也要大加反对,甚至不惜造谣来制造舆论;美国无论什么都是好的,反华言论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一样,即使真的有错也要帮着遮掩。这种行径和五毛有什么区别。有的人想的甚至不是如何让国家变得更好,而是让国家变得更乱,然后自己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不明真相众跟在后面吆喝,纯粹见猎心喜,抱着围观看热闹的念头。

当然也有人在真正做事情,就好象共产党也有人在为百姓谋福利一样。这种人,无论在哪个阵营,持有什么政治见解,我都是十分敬佩的。

我仍然相信个人的力量,相信自由的见解可以促进人类的进步,也觉得民主不是个坏东东。我也不觉得共党就这么一无是处,当下的生活就那么不堪。我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不支持民主也不支持专制,我只是我自己。

 

中国的病(从今天开始不再跟着你们骂政府)

自从汉取代秦之后,一直到中国国门被打破,被迫自强图存,改帝制为共和,期间近2000年,中国是死气沉沉没有任何进步的,甚至说只有退步的份。

这并非是一家一姓的过失,也实难全怪儒家文化的阻滞(外儒内法只是帝王手段,不能怪手段或者工具,而要怪使用工具的人,就算工具有错,宋代之前也没有大错,那个时候儒家文化还没有像后来那样至高无上深入人心),问题根源在于这片土地上的中国国民的落后愚昧。

当局真正的恶行,不在于贪污腐败独裁专制,甚至也不在于大跃进饿死3000万,10年浩劫毁灭中国的文化传统。而在于49年建国以来,矢志不渝的灌输仇恨,制造民族割裂,残害个性,压制思想,使国民愈加愚昧落后,个性不得伸张,思想不能进步,而使整个民族死气沉沉,渐渐走向衰亡。这实际上是另外一种工具,工具更加精细,而且名字叫做社会主义。

可以说不管有没有这个党,贪污腐败专制独裁在这片土地上几乎是必然的,独夫政治导致的饿死人和10年浩劫也几乎是必然的。因为统治和被统治的,都在这片土地上出生长大。

要结束这种别人,就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而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首先不能是复制旧的,否则就完全没有改革的必要。

创造一个新的中国,最不需要的并不是有人振臂一呼,余者登高响应,而是思想文化上的改造,使内心还长着辫子的中国人,把辫子剪掉,使那些还存着旧时代明君清官思想的中国人,能不再下跪,真正站起来。

简而言之,使中国人人都能做真正的人。

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事实上100年前新文化运动所做的也是这个工作,但是新文化运动归根到底是失败的,原因在于,他们以为只要有“主义”,就等于有了治病救人,拯救中国的良方。(某种程度上,“主义”的确把中国从半殖民地状态解放了出来)

中国的病并不是主权的不独立与经济的被剥削,而是人格与思想的不独立,内心深处的奴性。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们需要报纸,杂志,电视,广播,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网络。伴随着我们的这个目的,当局所要做的不是放宽言论限制,而是应该日益缩紧,使国人道路以目,不敢发声,也不会相信任何媒体。如此才能让新思想新文化有空间生存,有人去看去听去相信去接受。

新的文化应该独立自主,而不是受命于上。多写自己的思想,少唱官样的文章。

应该锐意进取而不是明哲保身。思想与实物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交换之后双方都有所得,加入敝帚自珍,那就会发现同道中人越来越少。

应该胸襟开阔而不是搞一言堂,文字狱。我们所反对的就是当局的限制舆论,专制独裁,我们相信的是多数人的智慧一定会胜过少数人的智慧。

应该真诚而不是虚伪。喜欢大腿就是喜欢大腿,不要夸鞋子好看。做起来男盗女娼,说起来马列毛邓,这是人心日益败坏的原因之一。

中国的现状,正如一个外表强健,内心老弱的怪胎,表面上光鲜无比,实则陈腐朽败,长此以往,外表的康健最终会被内心的老弱取代,再一次落后于世界,成为任人鱼肉的对象。我辈有识之士,应该拍案而起,为革新民族风气,创造美好未来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