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病(从今天开始不再跟着你们骂政府)

自从汉取代秦之后,一直到中国国门被打破,被迫自强图存,改帝制为共和,期间近2000年,中国是死气沉沉没有任何进步的,甚至说只有退步的份。

这并非是一家一姓的过失,也实难全怪儒家文化的阻滞(外儒内法只是帝王手段,不能怪手段或者工具,而要怪使用工具的人,就算工具有错,宋代之前也没有大错,那个时候儒家文化还没有像后来那样至高无上深入人心),问题根源在于这片土地上的中国国民的落后愚昧。

当局真正的恶行,不在于贪污腐败独裁专制,甚至也不在于大跃进饿死3000万,10年浩劫毁灭中国的文化传统。而在于49年建国以来,矢志不渝的灌输仇恨,制造民族割裂,残害个性,压制思想,使国民愈加愚昧落后,个性不得伸张,思想不能进步,而使整个民族死气沉沉,渐渐走向衰亡。这实际上是另外一种工具,工具更加精细,而且名字叫做社会主义。

可以说不管有没有这个党,贪污腐败专制独裁在这片土地上几乎是必然的,独夫政治导致的饿死人和10年浩劫也几乎是必然的。因为统治和被统治的,都在这片土地上出生长大。

要结束这种别人,就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而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首先不能是复制旧的,否则就完全没有改革的必要。

创造一个新的中国,最不需要的并不是有人振臂一呼,余者登高响应,而是思想文化上的改造,使内心还长着辫子的中国人,把辫子剪掉,使那些还存着旧时代明君清官思想的中国人,能不再下跪,真正站起来。

简而言之,使中国人人都能做真正的人。

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事实上100年前新文化运动所做的也是这个工作,但是新文化运动归根到底是失败的,原因在于,他们以为只要有“主义”,就等于有了治病救人,拯救中国的良方。(某种程度上,“主义”的确把中国从半殖民地状态解放了出来)

中国的病并不是主权的不独立与经济的被剥削,而是人格与思想的不独立,内心深处的奴性。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们需要报纸,杂志,电视,广播,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网络。伴随着我们的这个目的,当局所要做的不是放宽言论限制,而是应该日益缩紧,使国人道路以目,不敢发声,也不会相信任何媒体。如此才能让新思想新文化有空间生存,有人去看去听去相信去接受。

新的文化应该独立自主,而不是受命于上。多写自己的思想,少唱官样的文章。

应该锐意进取而不是明哲保身。思想与实物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交换之后双方都有所得,加入敝帚自珍,那就会发现同道中人越来越少。

应该胸襟开阔而不是搞一言堂,文字狱。我们所反对的就是当局的限制舆论,专制独裁,我们相信的是多数人的智慧一定会胜过少数人的智慧。

应该真诚而不是虚伪。喜欢大腿就是喜欢大腿,不要夸鞋子好看。做起来男盗女娼,说起来马列毛邓,这是人心日益败坏的原因之一。

中国的现状,正如一个外表强健,内心老弱的怪胎,表面上光鲜无比,实则陈腐朽败,长此以往,外表的康健最终会被内心的老弱取代,再一次落后于世界,成为任人鱼肉的对象。我辈有识之士,应该拍案而起,为革新民族风气,创造美好未来而努力。

《动物农场》读后感

KPW中国开卖之后,中国亚马逊的书也能看了,下了一本《悟空传》一本《动物农场》,后者是免费的。

《悟空传》最早看是在高中,现在再看仍然觉得很感动,果然我的青春期很漫长。

《动物农场》描写了一段荒诞不羁的动物造反的故事,农场里的动物造反了,并且起草了类似于宪法的东西,然后斯大林/毛泽东式的猪名字叫拿破仑的掌权了,篡改法律,威吓人民,污蔑打击竞争对手,将猪变成统治阶级。

我读的时候一方面也为故事的荒诞感到新奇,另一方面为极高的相似度感到愤怒和沮丧,奥威尔或许写的乌克兰和苏联,但是和中国又何其相似。

故事的最后猪变成了两条腿走路,打牌喝酒,和人勾肩搭背一起出卖动物的利益,而动物在朝不保夕的困苦生活中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模范主人公(主人马?)“拳击手”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直到死都想看看人民的丰功伟绩–风车的建成,却不想被统治阶级买去屠宰场。

我不知道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那个半球–实际上不到半个–会怎么想,他们或许认为这一切都太荒诞离奇以至于不可能发生,而生活在中国的读者应该会觉得似曾相识,并且其中有些场景–比如先富起来的猪,肩扛沉重责任的领袖,歌功颂德的绵羊,肥头大耳四层下巴的领导仍然存在。

得到的结论是,任何主义都是由人来执行的,因此不要看他的文字,不要听他的说教,只看他是否是真正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水平,老百姓是不是吃的更好,睡得更安稳,休息时间更多,各种保障是否齐全。实现这些,哪怕他标榜奴隶主义我都没所谓,达不到这些,哪怕他说这是自己做主的共产主义我都只会说草你妈。

孤独弱小与红歌宗教

人是社会动物,绝世独立的人物即使存在也极其稀少,鲁滨逊的经历或许有人向往,但想必是极其苦逼的,性交对象只有五姑娘和母猴子的日子想想就令人生畏。

文明一点的说法就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当然也不全对,吃不饱肚子的人家有些信教十分虔诚,红歌也十分嘹亮。

人类所最畏惧的,一是恐惧本身,由于自我的弱小而产生不安全感。通常一个成功的社团都会让成员觉得自己是更强大存在的一部分,以此激励成员,凝聚力量。孤立的个体也的确相信自己没有组织中的个体更有力量。

第二是孤独感,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朋友,没有可以说话交流的人,没有方向。同时缺失的往往是归属感,认同感,荣誉感,价值观。

宗教和运动(比如红歌)都能完美的解决这两个问题。一群人聚在一起,即使因为子虚乌有的原因,也会让人愉快和有力量。毕竟一群人在错误的道路上一起死去,也比自己孤零零活着受苦要强。

中国是这样一个孤独的国度,没有伟人,也没有了共产主义理想,很多人浑浑噩噩生活,行尸走肉一样,每天都在问,我该怎么办,来个人帮帮我。因此只要让人群聚在一起,给他们信仰、价值观和希望,他们就愿意跟你做任何事情。

尊重自由意志

国内的民主群体有几个特征,学历都比较高,生活条件都还不错(生活条件差的都没来上网),还有一个就是自视甚高。

以极端观点来看,历史由少数人缔造,大多数人都庸庸碌碌没有作为,只是作为炮灰和载舟的水,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历史的主体是这些无所作为的大多数,重大历史事件并不是随机发生的。

我朝之所以得天下,原因很多,但是最重要一条就是得到了最广大人民的支持,早期的队伍都是来自群众,知道群众所思所想,能被视为群众的自己人,因而得到支持。

而当下的民主传播过程中,大多数都是阳春白雪,得不到多数群体的理解和欣赏,甚至因为傲慢而受到敌视,这其实很危险。

我们要学习的其实很简单,两个字,尊重,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自由意志,如果你没有激发他的主观能动性,即使强迫他承认民主好民主妙民主呱呱叫又有什么用呢,无非是一具穿着马甲的行尸走肉而已。

奥巴马连任就职演讲全文(转自华尔街日报中文版)

2013年1月2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誓就职,开始第二任期。以下是就职演讲全文。

abmxsjz

 

副总统拜登、首席大法官先生、国会议员、各位嘉宾、公民们:

每一次我们聚在一起见证总统就职,我们都在见证美国宪法的持久力量。我们都在确认美国民主制度的承诺。我们再度记起,让这个国家凝聚在一起的,不是我们的肤色、我们的信仰、我们名字的起源。让我们变得独特、让我们成为美国人的,是我们对两个多世纪前一项宣言中明确表达出来的一种信念的忠诚。

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今天我们继续着一个永无终点的旅程,将这些话语的含义与当代现实结合起来。历史告诉我们,尽管这些真理可能是不言而喻的,却从不会自动执行;尽管自由是上帝给予我们的礼物,却必须由他在地球上的子民来捍卫。1776年的爱国者们奋力斗争,并不是为了用少数人的特权或一帮乌合之众的统治来取代国王的暴政。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共和国,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托付每一代人保护我们的建国信条。 继续阅读奥巴马连任就职演讲全文(转自华尔街日报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