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机是三星S8

Nexus 5X坏得有些突然,我打了个电话,扔到了包里,坐下来再拿出来看就发现已经关机了,而且充电没有反应,也无法进入bootloader。

这是我的第三部Nexus,三部Nexus竟没有一部寿终正寝,全部是各种变砖。Nexus 3怎么死的我已经忘记,Nexus 5先是屏幕出现白线,而后不断重启。比较悲剧的是,这些历尽千辛万苦从美国买回来的手机是木有保修的,变砖就是变砖,甚至没有官方渠道付费维修。同时期我用过的国产机和三星全部都因为卡顿被抛弃。卡顿更坏还是变砖更坏,这是一个问题。

Nexus系列的优势显而易见,亲儿子永远更新最快,原生安卓十分流畅没有国产机的那么多预装,性价比很高。当然从N5X开始性价比就不是那么高了,现在的Pixel更是完全走旗舰路线,价位也是旗舰级的。抛却信仰光环,而且性价比不再发烧之后,选pixel还不如选iPhone。

不过我仍然喜欢安卓系统,功能简单易用,路径清晰流畅,google play的应用种类齐全,购买方便,哪怕是其中的国产应用水准也在不断提高。实际上只要有google框架,可以安装google play的安卓手机我都可以接受。我所需要的只是一部没有实体按键,颜值尚可,系统在安卓7.0以上的国行手机。

我原先比较中意Oneplus 3T,这部手机堪称国外的小米,广受各国屌丝赞誉,最棒的在于本机是国产的,可以刷原生系统,同时可以国内买到和保修。然而该机有一个最大的槽点:正面实体按键,正面底部指纹识别。这个设计和苹果是一样的,一样的反人类。

然后三星S8出现了,完美的满足了我的所有要求,安卓7.0,万不得已还可以刷港版的原生安卓,妥了。5月20日预订22日拿到实机,同时还送一堆东西,我收到了蓝牙耳机无线充电预订减200送288话费优惠换屏等。

 

强说愁

我是个科幻迷,记得三体里面有一段好象是这样子,文革结束后当事人去找当年批斗打死他父亲的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在武斗中瘸了腿,他们对当事人说“我们有错么,我们也是受害者。”

我又想到了中国普遍弥漫的反日情绪,和钓鱼岛事件中打造抢烧的爱国者。我还想到了义和团,维族人、ISIS、胡图族、纳粹。如果问他们每个人,他们都会和文革中的红卫兵一样说出那句话吧。

我曾经自以为聪明的将人群划分为1%极少作恶的好人,1%极少行善的坏人,98%庸庸碌碌的普通人三个群体。但是人是会变的,在不同的环境里人随时会变得极其丑恶或者闪耀着所谓人性的光辉。人性就好象是一套有bug的系统,总体而言根据利己原则运行,偶尔bug一下闪耀一下人性的光辉。

一个人只要足够聪明和努力,就可以证明自己想证明的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叫对方爱国贼,或者汉奸,或者随风倒。既可以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又可以说“这场战争虽关系着国家的存亡,但和个人的自由及权利相比的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各位尽力而为就好”。既可以指责对方不作为,又可以指责对方乱命。

这种迷雾一样的社会和无处不在的双重标准不断的让我觉得困扰,三观时常受到巨大冲击,产生自我怀疑。我甚至怀疑这样一个自相矛盾,骨子里充满自私作恶基因的物种为什么要存在呢?

魔音-乱入的梦20140529

我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患有生理缺陷,这让我感到无比孤独和恐惧,周围的人-包括我的父母亲人-都会在某个随机的时间各自拿起电话静静的聆听某个声音,只有我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在一旁手足无措。
还好他们聆听的时候对外界毫无察觉,我得以一直混迹人群之中,我曾经也尝试在同一时间拿起电话,或者凑到别人的耳朵边去偷听,结果什么都听不到。
健全者们满脸正直诚恳,这更加让我无地自容,我仿佛在道德层面都低人一等。 继续阅读魔音-乱入的梦20140529

昨晚乱入的梦20140528

我跟前妻第一次见面是在75年,大约是在夏天,我在之前的武斗里给了临村二狗一枪,这个胆小鬼不敢光明正大武斗,纠集了几个闲散人员(其实他们管这也叫武斗,形式是次要的)半路上堵住了我,背后被拉了一口子。本来他们是没这么容易堵住我的,可他们不知道从哪弄到了麻醉枪,幸亏那一刀让我清醒了不少,趁着还清醒我夺路而走。 继续阅读昨晚乱入的梦20140528

江湖

死人经是我跟了很久的网络小说,在爽文遍地的情况下这是一本难得的非爽文武侠小说(所谓爽文,套路一般为主角弱小备受凌辱,一朝得到金手指扬眉吐气人挡杀人神挡杀神,间或有不开眼纨绔上前挑衅被反虐送,期间读者可获得射精般的爽快感)。

这种一反常态的作品让我产生了很多疑惑,并且对现实生活加以反思。侠客们的江湖早已消失(当今的中国黑社会层次太低范围太小只会砍人收钱),但是人还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所有这些江湖中,官场无疑是最大的江湖,有明明暗暗的规则,大大小小的码头。生意场上这种特征明显弱一些,一般称为圈子,圈子大都很小,而且不像官场那样规范。江湖需要钱,但是江湖有大小深浅,如何谈钱搞钱是衡量的标准。当然很多官员索贿简单直接粗暴,让人不爽,如果按照江湖的标准是很下九流的,奇葩之处在于这种人还不少。

有没有意识到江湖的存在,有没有身在其中的觉悟是某种程度上衡量一个人道行高低的标准。官场上,有人做的是官,有人做的是工。生意场上,有人做的是人,有人做的是生意。有人认为生意的成功在于敢打敢拼,产品出色营销得当;有人认为生意的成功在于贵人相助,各路朋友帮衬。当然在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江湖的氛围被无限弱化,每个人都钱不离口。

总体来看,北方人是更具有江湖气的。北方人更加热衷于用江湖的一套,论资排辈拉关系走后门,开口闭口说的是“这不是钱的事”,或者说“面子”,“仗义”,吃饭喝酒更加有一门说道。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北方人更多混官场的原因。

我原本试图举很多有代表性的例子来说明什么是江湖,什么不是江湖,什么是有江湖,什么叫老江湖,后来发现我自己都是一个拙劣的门外汉,一个门都没摸到的白丁。各位看官如果有老江湖,欢迎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