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端


初秋的天仿佛格外高远,晴空下大理石铺成的广场上行人如织,闲适的老人坐在喷泉旁边用面包屑喂着鸽子,甜蜜的情侣十指相扣并肩散布,淘气的小孩儿追着宠物跑来跑去。

齐格站在广场东侧的市政大厅门口,心里十分不爽。这是一座有些年头的老建筑,暗红色的砖石显得很沉闷,倒是很配这座建筑的职能。

“嗨,齐格,”一个青年走了过来,热情地打了个招呼,“在这个宽广的年代,能遇到个熟人真不容易。你的脸色貌似不大好看。”

”阿斯兰,我也很高兴。”两个人拥抱了一下算是见礼,“我本月的空间管理费用有些不对劲,比上个月多出了17.03%,标准空间定额又下调了,这个世界真是变换莫测。”

继续阅读在云端

四国战记-小聚会


吕布特•派松扶着侍从的手从马车里钻出来,舞会的喧嚣夹带着各种香味混合在一起的热浪扑到身上,里面是旋转的人群和不断回转的高脚杯,还有虚假的恭维和不断酝酿起来的阴谋。想到后面,他皱了皱眉。
事实上他对这种所谓上流社会的交际活动没有一点兴趣,他更向往的是去到北方,无论东北还是西北,去教训一下低贱的布鲁特人或者让那些爱管闲事的爱因尼特人知道他手中利剑的厉害。但是有时候你不得不出现一下,来证明你还活着。
“哈,快看,独耳怪来了。”雀斑脸因斯•卡姆特叫了一声,挥着手把吕布特召了过去。因斯的妹妹罗黛尔•卡姆特落落大方的行了屈膝礼,”请原谅我哥哥的无礼,派松爵士,您的脸色看起来又苍白了好多。”在场的还有罗严波特家的克克布,波蒂塔家族的小个子萨特,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女士。

继续阅读四国战记-小聚会

两万光年游记-高玩的悲剧


奋斗一个月之后,大番薯终于攒够了坑爹的25000g,如愿以偿开上了双座摩托车。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这个自封的高玩以淫荡的意识风骚的步法穿越各个主城,在每一个主城的广场都留下了他伟岸的身影,过路的每一个包括牛头大妈在内的雌性角色都收到如下的诚挚邀请:妹子,有兴趣一起去兜风吗?”

你妹的不靠谱会长(他的id就是你妹的不靠谱)之前所说的”妹子哗哗的扑上来”的情况并没出现,妹子们淡定的表示”操,别挡路,老子赶着活动” “老衲对男人没兴趣”。类似的坑爹并没有打击到曾经在久远的过去客串过人妖的大番薯,他继续孜孜不倦的向这个世界播撒着他的爱。大约过了两个地球时,终于有妹子回复道”哇,去哪里啊?”这个时候系统很不配合的弹出一个布满乱码的提示栏,”鸟插件,想坏我的泡妹大事。”桃花怒放的大番薯以高玩应有的手速点了确定,然后输入浪漫的泡妹地点,然而还没点击发送,电脑就迅速黑屏,整个宿舍也迅速黑了下来。一道白光闪过,大番薯出现在一片森林中。

“妹子呢?键盘呢?”大番薯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你妹,老子穿越了?”(不,这不是穿越小说)作为一个有常识的年轻人,大番薯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虽然这个动作很二,但是清晰的疼痛感证明,这不是做梦。”老子穿越了?老子穿越了!!”一个兴奋的声音咆哮着,嘹亮的嚎叫声在树林中回荡。 继续阅读两万光年游记-高玩的悲剧

四国战记-苍白之眼


罗兰盘坐在地上,按大教正刚才说的,在接受洗礼之前要保持心灵的平静,这样才能清晰地聆听到神的声音,受到他的赐予。
一个正统的泽拉图人一生中要接受三次洗礼,一次是当他蒙神厚爱赐予生命,一次是蒙神召唤回归永生,还有这一次。基于某种不可知的原理,在一个泽拉图人十二岁时神会依照他的天赋品行给予恩赐,得到一个徽记,徽记的位置和式样将决定他的人生轨迹,定义一个神的仆人所应该提供的贡献。一个虔诚的泽拉图人所应该做的就是接受神的恩赐,依着他的意愿,增加他的荣光。
“罗兰,你怕吗?”肥嘟嘟的安蒂斯图塔凑过来,小声的问道。这个有点腼腆的小胖子是商业总管本图的小儿子,他的父亲有一个外号叫做”黑发敏斯特”,因为老家伙在商业上有着媲美敏斯特人的手腕。
“不怕,你呢?”虽然这个时候聊天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小胖子安蒂斯图塔是罗兰最好的朋友,而他也的确有些紧张。”我有点怕,长老说我们家几代都是辉煌金牛,我肯定也是,可万一我不是怎么办,如果是的话最好像我父亲一样出现在胸口,如果出现在腿上我一定会被科帕他们笑的。” 继续阅读四国战记-苍白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