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知与不可改变的历史

宋代以来的汉人历史有很多槽点,就好像男女之间那句It might be一样,每每让人扼腕叹息。很多穿越小说也以此为切入点,在每一个It might be的点都来个改变,结局自然你们懂的,大汉族万岁。

我曾经也同意这些穿越小说的观点,即历史由这么多偶然和小事件所影响甚至决定,某个人或者某个家族即可决定一个国家的历史走向。

但是首先,我们所知道的历史并不是真实的历史。除了像我朝及类似的统治者主观篡改历史之外,那些声誉良好的历史也并不能保证完全真实。一个(或一群)历史作者如何知道某个历史人物某个特定时间的内心独白?某两个关键人物在某个关键时间的对话作者如何得知?如果没有文学家的想象力和修饰,如何将缺失的历史补白?历史在中国长期作为文学作品和政治文献不无道理。 继续阅读不可知与不可改变的历史

大变革:试分中国历史阶段(三国观后感一)

中国的5000年历史中,虽然可以用一句“各享天命数百年而后改朝换代从头来过”概括,但实际上同样是封建王朝,明朝和汉朝无论文化、政治、经济形态都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民心固然思定,君王也希望一切能相安无事永世不变,然后历史大势终究浩浩汤汤不可阻挡。

大变革一:禹传启,家天下。由松散的部落联盟变为封建式王朝,虽然仍然是中央与地方分而治之,但从此开启近4000年王朝先河。 继续阅读大变革:试分中国历史阶段(三国观后感一)

历史是什么

据说妹子有镇楼的功效,也不知道这个妹子是谁。

有人说红尘万丈,正在发生历史的世界恰如漫无边际的蒙盖着灰尘雾气的广场,广场上人声鼎沸,间或有哭喊声,喊杀声,女子的呻吟,男人的怒吼,儿童的哭闹,但是雾气如此浓重,在历史发生在你身上之前,你根本不能凭自己的双眼看到别人的历史,甚至看不清自己的双手。此时如果有超脱一切之上的上帝,轻轻拨开迷雾,用很多台二手DV全过程全方位记录下蝼蚁们的生活,这当然会成为最忠实的历史,可惜没有。

真实的历史随着创造他们的人物死去,无法复原,只能揣度。看到武松杀嫂,说她与西门大官人通奸,那就姑且是这样吧。武松还说他哥哥是个豆丁,大抵应该是真的吧,谁让他能说话呢。

尔后,张三,张四,司马迁,司马光等等凑在一起,从更多不知名的人物口中或者笔下试图还原真相,重新造一个真实的历史出来,搞完之后,看着还不赖,至少自我感觉良好。此人造历史李代桃僵,现身说法,教化世人,俨如真历史。

真历史既然不可得,我们收集了残肢断臂,组装了一个有何不可?

无可无不可,真正的历史属于过去,与我无关,我只属于现在。陈友谅和朱重八,美国和苏联,毛和蒋,他们的迷雾已经散去,新的广场在废墟之上建起,世人重新懵懵懂懂,与古人谁胜谁败没什么相干。

人造历史以教人,此伟业也。但如果说只为了导人向善,佛经教典都可以,无非秦始皇变成阿拉。如果为了警醒世人,小说也不错。最可怕是清人写明史,漏洞百出,信口雌黄,血口喷人。

偶尔觉得历史比小说精彩,那为什么不去看小说。人生匆匆如白驹过隙,与其担忧上下五千年,不如男的陪我LOL,女的来一局啪啪啪。

由隋唐想起华夷之辩

隋代北周,灭陈,统一天下。
虽然杨坚是血统纯正的汉人,但是他的王朝却仍然是一个鲜卑王朝,宇文太的归籍关中仍然意义深远,杨坚之父北周的随国公杨忠因此依附弘农杨家,李渊的祖父北周八柱国之一李虎也依附陇西李氏,杨坚是本人的鲜卑小字为那 罗延(金刚不坏),鲜卑姓氏为普六茹,杨坚的老婆是鲜卑人独孤氏,朝中很多大臣也是。
或者说这还是一个异族王朝,只不过皇帝是汉人。
江南华族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是五胡乱华以来三次大规模士族南迁的后裔,以王谢袁萧为首,以正统汉人自居。
然而什么是汉人呢,如果汉人是一个血缘民族,那鲜卑人作为黄帝后裔,羌人作为炎帝后裔都是当之无愧的汉人,甚至日本韩国的崔姓,日本的山本等姓氏也是当之无愧的汉人。
如果按照周公”夷狄入夏则为夏”的说法,汉人是一个文化种族,那唐朝灭亡之后,先于宋朝建立的位于北方安定的辽国是当之无愧的汉文化代表。
我个人比较认同文化为标准的判断,其原因很简单,我们不能把居住在韩国的崔姓称为中国人。

人口变化与王朝兴替

在《那些风花雪月的浪漫战争》一文中用人口锐减来交代战争的残酷,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个王朝的人口最高峰,往往不是出现在他最强盛最强大的时候,而是出现在他灭亡的前夕,如果把它和土地论调结合起来看的话会更清晰一些。王朝建立之初,大多均田亩,轻徭役,薄赋税,人口稀少,百业待兴,然而一个王朝到了末年,土地兼并严重,特权阶级利用权力占据大量土地却拒绝缴税或者偷税漏税,让徭役税赋大部分落在资源占少数的自耕农身上,随着人口不断膨胀,以及土地兼并的加剧,绝大多数人口的人均耕地面积越来越小,导致民不聊生,最后只得揭竿而起,这种经济压力下的王朝更替非常普遍,事实上,在农业社会,一场大的自然灾害就足以灭亡一个王朝。

从人口数量变化可以得知,中国古代第一个生产能力高峰应该出现在战国时期,人口峰值约3000万,到了西汉汉冲帝永嘉元年(145年),峰值达到了5700万,这说明汉代迎来了农业方面的巨大改进,另外统一的市场也是能够养活更多人口的基础。 继续阅读人口变化与王朝兴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