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国战记-小纠结


太阳照常升起,圣特里尔镇大圣堂的钟声响了,白雪覆盖的镇子醒了过来,林立的烟囱上升起了袅袅的炊烟。

一切和去年的今天一样,除了镇公所的屋顶升起的是蓝底的太阳旗,而不是金底的苍白之眼 ,大街上带头巡逻的也不是闪闪发亮的一级骑士大人,变成了某个穿着德邦人蓝底布军装的小胡子。

贪婪无耻的德邦人又来了,他们的阴险狡诈从他们的小胡子上可以得到充分的体现,虽然帝国肯定也有千千万万个小胡子,但是肯定没有任何一个会透着如此狡诈的味道。

继续阅读四国战记-小纠结

四国战记-小聚会


吕布特•派松扶着侍从的手从马车里钻出来,舞会的喧嚣夹带着各种香味混合在一起的热浪扑到身上,里面是旋转的人群和不断回转的高脚杯,还有虚假的恭维和不断酝酿起来的阴谋。想到后面,他皱了皱眉。
事实上他对这种所谓上流社会的交际活动没有一点兴趣,他更向往的是去到北方,无论东北还是西北,去教训一下低贱的布鲁特人或者让那些爱管闲事的爱因尼特人知道他手中利剑的厉害。但是有时候你不得不出现一下,来证明你还活着。
“哈,快看,独耳怪来了。”雀斑脸因斯•卡姆特叫了一声,挥着手把吕布特召了过去。因斯的妹妹罗黛尔•卡姆特落落大方的行了屈膝礼,”请原谅我哥哥的无礼,派松爵士,您的脸色看起来又苍白了好多。”在场的还有罗严波特家的克克布,波蒂塔家族的小个子萨特,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女士。

继续阅读四国战记-小聚会

四国战记-苍白之眼


罗兰盘坐在地上,按大教正刚才说的,在接受洗礼之前要保持心灵的平静,这样才能清晰地聆听到神的声音,受到他的赐予。
一个正统的泽拉图人一生中要接受三次洗礼,一次是当他蒙神厚爱赐予生命,一次是蒙神召唤回归永生,还有这一次。基于某种不可知的原理,在一个泽拉图人十二岁时神会依照他的天赋品行给予恩赐,得到一个徽记,徽记的位置和式样将决定他的人生轨迹,定义一个神的仆人所应该提供的贡献。一个虔诚的泽拉图人所应该做的就是接受神的恩赐,依着他的意愿,增加他的荣光。
“罗兰,你怕吗?”肥嘟嘟的安蒂斯图塔凑过来,小声的问道。这个有点腼腆的小胖子是商业总管本图的小儿子,他的父亲有一个外号叫做”黑发敏斯特”,因为老家伙在商业上有着媲美敏斯特人的手腕。
“不怕,你呢?”虽然这个时候聊天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小胖子安蒂斯图塔是罗兰最好的朋友,而他也的确有些紧张。”我有点怕,长老说我们家几代都是辉煌金牛,我肯定也是,可万一我不是怎么办,如果是的话最好像我父亲一样出现在胸口,如果出现在腿上我一定会被科帕他们笑的。” 继续阅读四国战记-苍白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