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的秋天


在我故乡的北方平原,秋天平静而且悠长,天空中的候鸟有条不紊的迁往温暖的南方,地面上的树木褪尽绿叶只留下健壮的枝干,干燥冷冽的北风让整个天空变成透亮的蓝色,云层刚一出现就会变成丝一样的细雨坠到地面,地上的人就会说“一层秋雨一层凉”,一直说到某天早晨醒来窗玻璃上长出冰凌来。

岭南的秋天来的既晚又急,直到整个北方都已经笼罩在凛冬的寒风中蛰伏起来的时候,10月底的岭南还在享受着30度的高温,经过漫长的旅程,千里奔袭的冷空气终于杀过南岭,将这块大陆南端的领地也收入囊中,一夜之间,气温骤降,连绵的秋雨和湿润的北风作伴,湿冷的寒气透过衣物附到人的皮肤上教人瑟瑟发抖。树上的绿叶还在,菊花也依着时节盛开了,完全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在没有雨的日子,你甚至可以继续穿着T-shirt在街上晃荡,直到连续的阴雨让冬天的到来变得没有一点悬念。

其实这里的冬天也大抵如此,因此我将题目改来改去,不过还是叫秋天吧。

我发现美好的东西总是显得渺小而且短暂:战争是长久的,和平是短暂的;死亡是永恒的,生命是短暂的;辛劳是长久的,享受是短暂的;日常的琐事是持久的,幸福的瞬间是短暂的;就连这天地宇宙当中,恒星可以照耀提供温暖的地方和时间是渺小和短暂的,而黑暗是占据统治地位的。

那这些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既然连太阳都会最终归于黑暗,那我们的坚持是为了什么呢,这些短暂的东西看起来都会化为乌有,仿佛从没存在过。

我想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并不是那些最大最长久的,而是那些渺小和短暂的;这些短暂和渺小的东西,是人类所能创造而这个宇宙所不能理解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