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拍摄供应商选定


今天下午与梁女士一起外出,先去看了小表哥家的小孩子冲凉(我个人觉得半个月大的小孩子冲凉没什么好看的,而且是男孩子),然后就去挑选拍婚纱的店。

由于梁女士的坚持,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人潮汹涌的闹市区开摩托,我觉得在农村开车是安全的,因为车少,在大城市开车也是安全的,因为红绿灯摄像头交警都多,在经济发达的小城镇开车是不安全的,车超级多而相应的红绿灯之类却很少。

言归正传,本来是打算重点看一下色色和华纳的,结果停车的地方靠近一家叫做香港蜜月的婚纱店,去逛了不到半个小时。然后就去到色色婚纱,两个负责销售的店员很热情,然后拿出来做样板的婚纱照效果都超赞,梁女士没有经得住优惠和漂亮照片的吸引,在婚纱店待了两个小时之后刷卡结账了。 继续阅读婚纱拍摄供应商选定

围脖看到一句“我懂你”


围脖里面偶尔看到一句“我懂你”,在阿叔我未成年的时代,这是一句多么感人的情话啊

这好象是渴望认同的年龄段最有杀伤力的一句话了

当然现在如果有人跟我这样说我也仍然会很感动,不过没有以前那么感动而已

到了现在的年纪,对男人来说最有杀伤力的应该是“我今天没穿内裤”,对女人来说是“我有车有房”

悼念一下曾经傻逼的少年时代

摩托车笔试


2011年11月24日
天气:晴
早上7点多起身,8点到小榄一新驾校集合。今天天气不错,很干净的灰蓝色天空(无奈,摊手),有点冷(很奇怪预报是18-23度,现在的气温却是17度,我可能需要换一个天气软件),路上行经东升坦背时,有一段路可能由于旁边正在修,真的很烂,颠簸到想吐,想不到东升竟然还有这么烂的路。到场进去考试,发现有21个判断题,29个选择题(之前一直是20个判断,30个选择),仍然是满分收场。
打完收工,顺便看一下手机客户端po日志的同步和显示情况。

岭南的秋天


在我故乡的北方平原,秋天平静而且悠长,天空中的候鸟有条不紊的迁往温暖的南方,地面上的树木褪尽绿叶只留下健壮的枝干,干燥冷冽的北风让整个天空变成透亮的蓝色,云层刚一出现就会变成丝一样的细雨坠到地面,地上的人就会说“一层秋雨一层凉”,一直说到某天早晨醒来窗玻璃上长出冰凌来。

岭南的秋天来的既晚又急,直到整个北方都已经笼罩在凛冬的寒风中蛰伏起来的时候,10月底的岭南还在享受着30度的高温,经过漫长的旅程,千里奔袭的冷空气终于杀过南岭,将这块大陆南端的领地也收入囊中,一夜之间,气温骤降,连绵的秋雨和湿润的北风作伴,湿冷的寒气透过衣物附到人的皮肤上教人瑟瑟发抖。树上的绿叶还在,菊花也依着时节盛开了,完全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在没有雨的日子,你甚至可以继续穿着T-shirt在街上晃荡,直到连续的阴雨让冬天的到来变得没有一点悬念。

其实这里的冬天也大抵如此,因此我将题目改来改去,不过还是叫秋天吧。

我发现美好的东西总是显得渺小而且短暂:战争是长久的,和平是短暂的;死亡是永恒的,生命是短暂的;辛劳是长久的,享受是短暂的;日常的琐事是持久的,幸福的瞬间是短暂的;就连这天地宇宙当中,恒星可以照耀提供温暖的地方和时间是渺小和短暂的,而黑暗是占据统治地位的。

那这些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既然连太阳都会最终归于黑暗,那我们的坚持是为了什么呢,这些短暂的东西看起来都会化为乌有,仿佛从没存在过。

我想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并不是那些最大最长久的,而是那些渺小和短暂的;这些短暂和渺小的东西,是人类所能创造而这个宇宙所不能理解的奇迹。

记领证


萍锋7月份研究生毕业,我也终于在9月19日离开广州前来小榄。本来两人毕业,领证便可视作顺理成章,但萍锋却说主要原因在于父母之命,领证之后出双入对也算名正言顺。女人常说宁信有鬼不信男人的嘴,但女人也经常扯些小谎来圆自己的体面,所以又有人说,女人若把谎言结集出版便可致富。 继续阅读记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