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儿快两岁了还不会说话

小女儿差18天两岁了,说话很少,搞得我比较焦虑。

小孩子会玩会笑,活泼好动。自己也会叽叽喳喳咿咿呀呀的叫,但是就是很少叫人,目前会说的只有爸爸妈妈猫和guoguo(其实是花花)。

反思了一下我的问题,我们是夫妻单独居住,没有老人,老婆每天上班,我基本都在家带娃。但是我其实也有自己的事情做,而且大女儿也要照顾。所以造成的后果是一个是平常看太多电视,另一个是用电子产品陪伴她。当然我老婆是个很自私不负责任的母亲,大女儿和小女儿都很少陪伴,更不用说陪着说话。

接下来试一下少看电视多聊天,实在不行还是去医院看一下。

记一次不愉快的购物经历

更新:第二天(4月16日夜)收到对方销售邮件,愿意例外销售,已付款发货。

需要买的东西是一个咖啡机的温控配件,算是比较小众的东西,其中一个比较心仪的供应商是美国的auber。

开始的时候在ebay上下单,连续三次被砍单,我一开始以为是付款方式和地址的问题,但是第三次被砍单我也不淡定了,发站内信问他们怎么回事,对方完全没回复。对方三次砍单标注的理由都是地址问题,第三次更是秒砍,我觉得可能是被拉黑了。

于是去到他们网站下单,注册一个账号,填写了自己的中国地址,差不多半小时之后账号就access denied了。于是发了邮件给对方,说明账号问题。

等了比较久对方也没回复,于是干脆直接用paypal方式登录下单。下单完成后收到对方的邮件回复,说是由于之前的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对方既不会发货到中国,也不会发货给中国的转运公司。再看之前下单的paypal账号,已经连网站都打不开了,对方把我这边整个ip段兜屏蔽了。

觉得对方做的比较绝,态度不是很友好,其实完全没必要封帐号和ip段,只要说明不发货我自然就不会去再自找没趣,这么搞显得十分小气神经质。考虑到这家公司经营电子元器件产品,跟中国应该没这么大仇,而且网上看过一个帖子这家经常对外的好像就是华人。

被派出所约谈

3月17日被派出所约谈,原因是在推特上发表了两个言论,一个是因为华为地图事件攻击华为(应该是,这个具体我也挺迷糊,因为让我自己回忆并交代),二一个是因为新冠疫情感恩事件攻击领袖,呼之为猪头。

记录一下,以明志趣,算是我为改变中国做出努力的官方证明吧。

为什么我不觉得李文亮是英雄

李文亮去世已经差不多一周,好像昨天钟南山也出来说他是个英雄,且不说钟南山在疫情中扮演的其他角色和言论,我并不认为李文亮是个英雄。

我,可能还有其他很多人,之所以为李文亮的染病和去世感到愤怒和不平,首先因为他和我一样是一个普通人,喜欢一些普通的电子产品,喜欢一些大众化的电视剧,也有普通人的家庭烦恼。而且他还是跟我同年读大学。

第二个是他所遭遇过的不公,是我们很多人都经历过的,因为说的话打的字里面触及到了党国的敏感带,而被删帖封号喝茶乃至判刑。李文亮在内的这些人明明没有撒谎,当过却说他们撒谎,明明说的是真话,却要被安上造谣的罪名。

第三是他不幸的遭遇,以及在生命的最后党的骚操作。他要揭发一个传染病,然后当局不允许他揭发,然后他被感染,继而去世,党在他生命的最后进行了最后一次舆论缓冲,通过声称还在抢救给公众情感降温。

李文亮和他的遭遇是我们时代的一个缩影,专制政权的一个注脚。他并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个值得纪念的普通人,公众反抗和愤怒的一座纪念碑,一个寄托,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李文亮。

言论自由有多重要多珍贵,他能带来什么保护什么,一党专政下的言论管制有什么坏处,相信很多人通过这场疫情都会了解到。当然还有人在这种情况下高呼“现在一切为了稳定”,“李文亮就是造谣”,“觉得不好不要反对加入他尝试改造他”,“美国人的阴谋”,这些人要么就是蠢,要么就是赵家人本性很坏,祝他们冚家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