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觉得李文亮是英雄

李文亮去世已经差不多一周,好像昨天钟南山也出来说他是个英雄,且不说钟南山在疫情中扮演的其他角色和言论,我并不认为李文亮是个英雄。

我,可能还有其他很多人,之所以为李文亮的染病和去世感到愤怒和不平,首先因为他和我一样是一个普通人,喜欢一些普通的电子产品,喜欢一些大众化的电视剧,也有普通人的家庭烦恼。而且他还是跟我同年读大学。

第二个是他所遭遇过的不公,是我们很多人都经历过的,因为说的话打的字里面触及到了党国的敏感带,而被删帖封号喝茶乃至判刑。李文亮在内的这些人明明没有撒谎,当过却说他们撒谎,明明说的是真话,却要被安上造谣的罪名。

第三是他不幸的遭遇,以及在生命的最后党的骚操作。他要揭发一个传染病,然后当局不允许他揭发,然后他被感染,继而去世,党在他生命的最后进行了最后一次舆论缓冲,通过声称还在抢救给公众情感降温。

李文亮和他的遭遇是我们时代的一个缩影,专制政权的一个注脚。他并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个值得纪念的普通人,公众反抗和愤怒的一座纪念碑,一个寄托,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李文亮。

言论自由有多重要多珍贵,他能带来什么保护什么,一党专政下的言论管制有什么坏处,相信很多人通过这场疫情都会了解到。当然还有人在这种情况下高呼“现在一切为了稳定”,“李文亮就是造谣”,“觉得不好不要反对加入他尝试改造他”,“美国人的阴谋”,这些人要么就是蠢,要么就是赵家人本性很坏,祝他们冚家富贵。

武汉肺炎正蔓延

今天是1月28日,中山市已经有6例确诊,早在大年三十就启动了一级响应,禁止拜年,政府和社区也在昨天开始上班了。我的老家也在大年初一启动了封村。 整个春节基本都在这样一个沉重的气氛中度过。 广东中山尚且如此,湖北那些被封城的地方是怎么样压抑就可以想见一二了。

这其实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目前推测的起因是食用野生动物,和SARS一样。而最终导致疫情蔓延的是共产党政府僵化守旧的思维方式和管理方式。

共产党当局当前的管理思维和封建王朝是一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切以稳定为主,为了稳定而稳定,所以立法司法行政上都向这个方向倾斜。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随意以造谣为名抓捕信息传播者。这也是疫情最初没人重视的第一原因,因为没人敢说话。武汉肺炎传播初期1月1日就抓了8个,有个医生在群里发这个疑似SARS也被抓。

第二个是舆论控制。一方面中国境内并没有真正的独立媒体,全都是党媒官媒,统一口径,没有独立调查和独立发言的权力,各级媒体听各级政府的,自然是报喜不报忧。直到1.24日人民日报才在第一版提到了疫情,此前一直在第四版,第一版仍然是人民群众毫不关心的主席日常。如果只看电视和报纸,在全面爆发之前大家都只当没这个事。

第三是网络控制。共产党当局不但依靠行政司法手段监控网络,而且雇佣大量的舆论引导员带节奏和人身攻击。最荒唐可笑的案例就是,武汉封城当天有个up主在youtube上发布了武汉封城的消息,底下的评论中仍然有人按照惯性指责up主抹黑中国。另一个可笑的地方就是有人指出政府要被问责的时候就会有人跳出来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要全心全意如何如何。有个大V转发了疫情相关的文章底下人留言恐吓威胁循循善诱各种口气劝删帖。还有各种公众号发布的疫情是美国人制造之类的谣言,这种谣言就没人管啦。

第四是为了当官视人命如草芥。明明有疫情,明明有人传人,却以没有收到授权,怕引起社会恐慌等理由隐瞒疫情,最终造成这场蔓延全国,导致重大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的疫情。这不但说的是武汉市政府,也是上上下下与之有关的政府工作人员。只为了服从纪律不被处分,就参与这样一场对人民的犯罪。习近平整天说苏联解体的时候那么多党员竟无一人是男儿,今天的情况也同样是竟无一人是男儿,这种缺乏自我意识的党员组成的党解体时没人站出来也就不出奇了。

《霍乱时期的爱情》读后感

我从未读完过《百年孤独》,所以这是我读完的第一本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

我已经三十多岁,这是我截至目前为止读过的最好的爱情小说。这本小说其实不止关于爱情,更关于婚姻和人生。我甚至怀疑主人公们所要的也并不是爱情,对费尔明娜·达萨来说,是自由和独立;而对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来说更像是信仰。

书中并没有统计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情人数量,622应该是电影里的噱头吧。他其实并没有听起来那么坏,他的情人数量多一定程度上是当地和当时的文化所致。由于他的保密工作做的好,甚至有人认为他喜爱男童而不是女人。这本书让我对加勒比沿岸,哥伦比亚甚至整个南美都产生了兴趣。

我最爱的是其中费尔明娜·达萨和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青春期爱情,事实上这篇读后感就是在读这个故事的时候开始写的。它让我仿佛也回到了那个刚刚体味到男女之间神奇感觉的青春时代。尤其是费尔明娜·达萨说“好吧,我同意结婚,只要您保证不逼我吃茄子。”让我既激动兴奋又心痛惋惜,我分享他们的喜悦,又感叹这两个年轻无知的人,他们对命运一无所知,对生活也一知半解,竟然就敢谈及婚姻。因为前文我已经知道,她的丈夫并不是他,最终隔了50多年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才有机会重新向新寡的费尔明娜·达萨告白,“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半个多世纪,就是为了能再一次向您重申我对您永恒的忠诚和不渝的爱情。”费尔明娜·达萨抛弃了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时候发现她在自己眼中的形象幻灭了,她在思念中为他塑造了过于美好的形象,像是一种欺骗和保护,一旦落入现实就让她发出“可怜的人”的感叹。她婚姻期间对他的回忆更多是出于对不幸福的谴责和抗议。到了老年,她终于越过回忆重新认识了他,并且重新爱上了他。他们之间的爱情在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看来是一段,但是在费尔明娜·达萨这里却是两段。

我也尊敬费尔明娜·达萨和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的婚姻,这段婚姻显得相当寻常且乏味,哪怕这一段看起来相当幸福光鲜,但一旦婚姻变成日常,两个人类要天天在一起,这简直不比酷刑好多少,而要是没有从中得到幸福的错觉,那简直就生不如死了。乌尔比诺医生算是个相当值得尊敬的好丈夫,好男人,可惜并不是我们的主角。

这本书对性和婚姻的描写让性不再那么有下流情色的意味,对裸体的描写让人热爱肉体,对婚姻的描写让人不那么恐惧婚姻。如果我给女儿推荐爱情读物的话,这一定首当其冲,这是远比我的性和爱情启蒙书籍《红楼梦》好得多的选项。

书中对老年的描写让我颇有光阴飞逝如白驹过隙的感慨,尤其想到二十多年之后我就可以算是老年人了,而我认识的女人们,哪怕是最美貌性感的,在那之前很久恐怕就不敢让人看自己的裸体了。结尾的处理有些浪漫,又有些魔幻。

整体是一本值得全力推荐的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