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何其蠢也

大咖李安金马奖语出惊人,“让艺术的归艺术,政治的归政治”。

说这种话的要么没脑子,要么没良心,我们姑且为大师留点脸面,认为他是蠢好了。

即使这句话的原话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上帝和凯撒真能相安无事泾渭分明?骗鬼呢吧,你说这话神罗和英格兰的君主信么。

这种言论的发出,一般是当事人处于极端弱势的时候,比如公元1世纪的基督教,github上抵制政治gist的码农,金马奖上不想沾政治的大师。面对他们想要切割的另一面,譬如基督教面对罗马皇帝,今日的码农面对政府,艺术家面对高度政治训练过的民众,他们所站的这边比狗屎还要低。无力反抗的时候就会自欺欺人的放什么“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的狗屁。

一般的人只要上过九年义务教育,就一定知道陈毅所说的“社会变化之学”,化学尚且无法脱离政治,舞文弄墨务虚的就更别扯淡了。文艺必然涉及政治,体现政治,影响政治,无非是搞文艺的人屁股坐在哪而已。那些奢望各安其位的妄想屁股坐的自在灵活无公害,只可惜是屁股就要坐下来,所有屁股下的位置都有派系。是个人就会有立场,除非不是人。

强烈建议李大师以及抱有类似信念的所有人,认真学习研究伟大领袖党中央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高政治理论水平,不要再说这种明显没脑子的话。

近二十年国人道德观的变化

我小的时候,大家已经不太提及牺牲和奉献了,但是勤勤恳恳,平凡的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的工作还算是美德。文艺作品中的好男人大多都是忠厚淳朴,热心善良,文艺作品中的好女人大多都是勤劳俭朴,任劳任怨,外柔内刚。

最近几年大家已经不再褒扬这些品质。如果一个人勤勤恳恳,那一定是缺乏创新和效率,而在一个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的工作职能证明这个人缺乏能力或者得过且过不求上进。当今的文艺作品所欣赏的男性品格,绝对与忠厚淳朴热心善良无关,男性视角的文艺作品中主角大都精明狡猾,八面玲珑,巧取豪夺;女性视角的文艺作品中的男主角大都身居高位或者身家亿万,而又有用情专一或者文艺神经的气质,譬如审美独特的霸道总裁,或者与亿万富翁老爸决裂带着几千万独立创业的富二代。文艺作品中的女性也同样如此,女性视角的文艺作品中的女主角大都心狠手辣刻薄恶毒(当然这都是被逼的。我这么说会不会显得直男癌?),男性视角的文艺作品中的好女人主属性是好看,另外有其他的副属性。

在某些时代,尚能知道此间有真意,莫被浮云遮望眼;而今名利却是空气,水以及一切。或许名利本来就是一切,我竟然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因为比较怂,以下省略400字对现实和政府的抨击。

生活在这样一个迷茫和平庸的时代经常有一种窒息感,当然这种平淡如水的绿茶岁月也不失为一种幸福。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94版倚天屠龙记

 

小时候看倚天屠龙记,一见周芷若怦然心动惊为天人,毫不犹豫站了周党,后来为张无忌和周芷若没在一起感到十分不满,恨老金天妒红颜。许多年后重新观瞧,方知一饮一酌,莫非前定,左右人物归宿的既有出身性格,又有时运。马景涛的动作声音还是熟悉的味道,叶童时常让人出戏以为是许仙,周海媚的周芷若还是那么美。有些场景大家的演技太好,代入感太强,只觉得男女之事累人。

为什么35mm镜头最适合我

入了X-T3之后,觉得富士的18-55(等效27-83)的确名不虚传,画质好的不像套头。唯独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光圈不够大,2.8-4,像我这种大部分时间在室内拍娃的人ISO很容易拉到1000以上。另一个是焦距太富裕,太多选择的后果就是不会拿起来就拍而是回会想一下先调到什么焦段。

实际上我在18-55镜头上拍的最多的就是23mm(等效35mm),一个是距离很近,另一个是记录风格很适合我的喜好。于是入了富士 23 1.4。

之前一直在室内拍娃,也纠结室外是不是来个富士最毒的56 1.2(等效85mm),或者补个标头35 2(等效55mm)。但是今天去了女儿的幼儿园秋季运动会之后,发现其实也没必要入其他的头,绝大部分的记录都可以用35mm焦段,当然大合照可能用超广会更适合一些。期间也换了一下18-55,用18和55两端都拍了一下,觉得效果怪怪的,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23拍出来的感觉亲密一些,互动和记录更深入。如果23拍不到,那一定是这张照片跟我的关系没那么大,或者照片中的人跟我没那么亲密。不过如果没有如23 1.4的话,35 2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需要退后一两步。

在我看来,23 1.4的缺点只有一个,就是景深比较浅,很容易虚化,拍单人的时候问题不大(反而是优点),近距离拍几个人的问题就很严重,景深最浅只有几厘米,前后脚站都可能造成某人不在焦内。

年纪大怂了

年纪大了,一个是胖了,胸部目测有B,当然这个可以逆转,另外一个就是不敢张嘴得罪人了。几次想发个文发个推吐槽一下某论坛某人群某不良社会现象,想想还是算了。

我最近一次深入地跟别人争吵还是跟我老婆,我虽不齿于海外民斗灭绝中国人以实现中国民主的胸怀,但到底还是对灯塔国某些制度十分赞同。但是如果有另外一个人走过来跟我聊同样的话题,我一定原地立正高举双手,说您老说的都对。

我跟借我钱但是不接我电话的人也是这么说的,欠了几年钱,一问就说哦那个事我都忘了,就算不打算再要钱了也不敢跟人家三字经,无他,年纪大了从心而已。张嘴还得跟人家客气,辛苦辛苦,好久不见了,之前挺忙的吧。

只能感慨一下社会的强大和个人的弱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