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逼在哪里

玩推数年,早已习惯推上的傻逼,逢中必反遇共呈翔。

然而不幸偶尔也会去看下微博,我发誓,真的是很偶尔,半年看个两三个。

每次我觉得推上的傻逼傻逼到令我难以忍受的时候我就去微博找点正能量,微博总是能说服我回到推特,否则就以更多更纯更有纪律的傻逼让我就范。(微博本身就挺傻逼的,注销的过程还要手持身份证拍照)

微博的傻逼充满了文革的气息,代表社会主义的铁拳,惯于一拥而上扣帽子喊口号,毕竟舆论引导员是拿工资的正规工作。吴彦祖因为点赞了女儿的instagram而被指为港独,你会在对话中发现这样没有逻辑而又义正词严的回复。

这种情况下你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就是闭嘴,然后回到推特。搞笑的是指出吴彦祖港独的是一位爱国旅美华人。没错,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社会主义才是好的社会主义。您要是反驳这样的爱国者,社会主义铁拳可能没空理你,社会主义微博一定会理你。

俗话说好人的沉默才是那啥,然而在中国你要么在沉默中灭亡,要么在说实话的同时更快的灭亡。搞艺术的说实话就偷税漏税了,做律师的说实话就寻衅滋事了,村支书说实话头被当西瓜碾的稀巴烂,老师说实话埋在操场下面15年没人问。

我们能做的只有沉默,这并不是属于人民的国家,我们根本不存在,普通公民完全不存在任何参政议政的能力,网络言论收紧,习近平上台之后各种民间人士和组织也被打压殆尽,中国现在是一片黑暗的沉默状态。

 

随笔

女儿今天很乖,自己收拾了鞋柜,扫了地,还说明天父亲节有礼物,还要擦桌子。

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并没给我们什么承诺,我们的一切都建立在不稳固的基石之上,生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生活中一些平常的东西其实很珍贵,随时有可能失去,因此每次得到的欢喜之后总带着想到失去之后的悲哀。

昨晚的清晰的梦

开头是作为一个大学生,因为学生会的活动(只记得后来都在街上慢跑,我又梦到自己的右腿好像瘸了一样),跟隔壁班的某个女生有点小暧昧。

好像上了一小会课。

回宿舍睡了一会儿。宿舍的洗手间几乎和睡觉的区域一样大,有一个很大的浅浅的池子,而床的一侧会有点湿。

从宿舍出来去慢跑,去到某地想撒尿,里面只有一个长得像zack arias的管理员在那睡觉,手里的什么工具坏了,帮他修好了工具,暂时忘记了撒尿。

跑到一个池塘边,实在憋不住,就对着池塘中的砖堆起来的方形区域撒尿,撒尿的时候还在想,我们这个学校大三大家就都不怎么在学校了,以后有机会还是应该多去上课(梦里面的我好像逃课很久了)。尿完的时候来了一个泰国人(确定),说这里是边境,对面属于泰国,里面砖围起来的区域属于他家的财产,撒尿罚款。我说没人告诉我啊,他说不对我们竖了牌子的,于是领我到池塘尽头的小卖部,那里马路边的花坛里插了一个很小的牌子,禁止撒尿违者罚款。小卖部事迹有两个,一个泰国一个中国的,那边还有个老板在,不过之前应该在和这个泰国老板聊天。我觉得这很不对,要求再去现场看一下,实际是想数一数有几个池子,然后出钱在每个池子前面树一个大牌子。那个人派了她老婆跟着我防止我逃跑。

回来之后那个人跟我要800,我拒绝,我说我要把钱用来竖大牌子。于是命令他弟弟把我摁住拖到小卖部后面,掏出枪来逼我给钱。那个人的脸有点黑,大众脸,瘦瘦的,并不凶恶。我大喊“警察”“救命”,有点喘不过气来,要停一下才能再喊。同时意识到我之所以到这里撒尿是这个人的阴谋算计,之前zack arias那里是可以撒尿的,但就是被他把工具搞坏了。那把枪顶着我的右胸,然后我整个身体往后被抛了一下,虽然不疼,但是我意识到我中弹了。然后是第二下,我的身体又被子弹顶起来一下,第三下的时候我就松开了抓住他手腕的手(我可能是为了迷惑他,也可能是真的失去力气),然后是第四下第五下,我有点后悔没给800块。

起点小说评论被清洗引发的日常吐槽

起点又迎来一次大清洗。之前搞过好像什么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后来又洗了一波评论,如今又删除了很多小说。有的部分是党觉得你把持不住的,比如小说里面男人会操女人,这是绝对不行的,我们是个纯洁的国家,不能发生操逼这种事情;有的是党觉得你会学坏的,比如某人竟然反抗压迫实行民主制度,在我们这种已经是全球最大民主国家里面,你还要民主,这也是不行的。

总之,如今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要想说点什么是越来越难了。

自从康乾以来,从没有过今天这种大规模高度系统化高度技术化的文字狱,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与各种最新软硬件技术结合,监控公民的一言一行。小到微博,中到起点,大到出版物和报章,无不笼罩在党的文化政策铁拳之下。

党的文化政策,简单来说,禁止乱想,禁止乱说,禁止乱写,禁止乱发表。与前苏联一脉相承。

何谓之乱,不符合党的文艺思想工作路线即为乱。这种建国以来长期执行的政治路线,严重的伤害了我民族之文化健康。如今能见诸报端的,要么是些厚颜无耻的御用文人跪舔,要么是些娱乐八卦。媒体全无半点监督舆论的能力,文人也没有一点敢于议论时政的风骨。任何一个公众聚集的论坛,群组都贴着大大的“莫谈国是”。这还是人民的国家吗?人民在这个国家有任何的权利吗?难道政府和共产党才是国家的主体人民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人民只能服从不能反抗吗?

更加自欺欺人的是,在这种思想控制之下,还要求创新,无异于要求带着脚镣跳舞。为一党之私扼杀我中华民族的创造力着实可恨。

万幸人民并非全然愚昧,今天的党并没有什么文化号召力和道德权威,并没有人真的相信什么社会主义道德和社会主义文化,党所仰仗的也无非是能够保持好看的经济数字,以利益捆绑民众。而在可预见的将来,蛋糕不会无限做大,拒绝改革,冥顽不灵,却想着保持漂亮的数字是不可能的。

34岁自述

注意:前方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否则你们应该通过各大新闻网站看到这篇文章的各种花样转载。

简而言之,我是一个34岁的中年肥宅。我有一个还算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份收入过得去但是不怎么喜欢的工作,一个暂时性的爱好-摄影,对新兴事物仍然抱有热情但是已经开始觉得世界上新鲜的事情多的有点眼花缭乱,很胖但时常幻想自己明天就可以通过减肥变年轻和变帅。

继续阅读34岁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