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清晰的梦

开头是作为一个大学生,因为学生会的活动(只记得后来都在街上慢跑,我又梦到自己的右腿好像瘸了一样),跟隔壁班的某个女生有点小暧昧。

好像上了一小会课。

回宿舍睡了一会儿。宿舍的洗手间几乎和睡觉的区域一样大,有一个很大的浅浅的池子,而床的一侧会有点湿。

从宿舍出来去慢跑,去到某地想撒尿,里面只有一个长得像zack arias的管理员在那睡觉,手里的什么工具坏了,帮他修好了工具,暂时忘记了撒尿。

跑到一个池塘边,实在憋不住,就对着池塘中的砖堆起来的方形区域撒尿,撒尿的时候还在想,我们这个学校大三大家就都不怎么在学校了,以后有机会还是应该多去上课(梦里面的我好像逃课很久了)。尿完的时候来了一个泰国人(确定),说这里是边境,对面属于泰国,里面砖围起来的区域属于他家的财产,撒尿罚款。我说没人告诉我啊,他说不对我们竖了牌子的,于是领我到池塘尽头的小卖部,那里马路边的花坛里插了一个很小的牌子,禁止撒尿违者罚款。小卖部事迹有两个,一个泰国一个中国的,那边还有个老板在,不过之前应该在和这个泰国老板聊天。我觉得这很不对,要求再去现场看一下,实际是想数一数有几个池子,然后出钱在每个池子前面树一个大牌子。那个人派了她老婆跟着我防止我逃跑。

回来之后那个人跟我要800,我拒绝,我说我要把钱用来竖大牌子。于是命令他弟弟把我摁住拖到小卖部后面,掏出枪来逼我给钱。那个人的脸有点黑,大众脸,瘦瘦的,并不凶恶。我大喊“警察”“救命”,有点喘不过气来,要停一下才能再喊。同时意识到我之所以到这里撒尿是这个人的阴谋算计,之前zack arias那里是可以撒尿的,但就是被他把工具搞坏了。那把枪顶着我的右胸,然后我整个身体往后被抛了一下,虽然不疼,但是我意识到我中弹了。然后是第二下,我的身体又被子弹顶起来一下,第三下的时候我就松开了抓住他手腕的手(我可能是为了迷惑他,也可能是真的失去力气),然后是第四下第五下,我有点后悔没给800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