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512,也有关成都49中

人在地球,刚下摩托,无人邀请和指使。
利益相关:一个父亲

有了孩子以后,会关注到一些之前关注不到的事情,比如大街上小宝宝可爱的装束好奇的眼神,超市里商场里的儿童用品,公共场合中小孩子的哭声。

08年我刚毕业的时候时运不济,自然就更没有精力去关注什么孩子之类的。所以那年的地震除了是我亲见的中国的第一场大地震,范跑跑身为教师第一个逃命之外(对了还有猪坚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毕竟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多难兴邦,党和政府又取得了一个伟大的胜利。

直到成都49中坠亡学生的网络热议铺天盖地,一些边缘的记忆才浮泛上来。

那个时候公知还并没有被党搞臭,仍在迷惑百姓,网络空间乌烟瘴气,汉奸媒体如南方系新京系等也还活跃,所以虽然四川省政府义正词严的拒绝公布遇难学生名单,然而大反贼大坏蛋,如今流亡德国的大流氓头目艾未未当年仍然发起了臭名昭著的“公民调查”(听听这反动的名字,一看就是西方势力,正常人哪会叫自己公民,早该管管了),数百名不明真相的反华恨国汉奸志愿者参与到了这个给西方势力递刀子的活动中,最终找到有详细信息的遇难学生5196名,年龄最小的2岁,年龄最大的23岁(大部分集中在4-18岁)。

当时也曾掀起对豆腐渣校舍的追问,但是岁月消磨,在法治不张的环境里普通人对抗一个企业尚且前途坎坷,何况问责的是一个政府。终于,几个带头问责破坏社会安定团结大好局面的坏分子终于被绳之以法,广大人民都表示情绪稳定,坚决拥护。

我不禁扪心自问,我的孩子重要吗,那别人的孩子呢,别人的眼里我的孩子重要吗,我的眼里别人的孩子重要吗?一条人命重要吗,如果是5196条呢,如果5196条也不重要,那30万条人命重要吗?死因重要吗,责任方重要吗,如果这些都不重要,活着或者安稳的活下去最重要,那为什么要追究杀人犯的责任?如果中国人只是要安稳的活下去,对所有事情都视而不见逆来顺受,那那些所谓的爱什么和什么梦重要吗?

看了上面请千万不要误会,误以为我是什么公知,我坦白,我学的并不是文史哲类专业,因此没有受到过那些反动的学术训练,踏入社会之后一直安分守己每天打打游戏看看电影,绝不敢读什么历史社会学书籍,我是坚决跟公知划清界限的。我也十分认同,爱国就是多看看国外少看看国内,就是多想想将来入关之后分几个金发娘们儿少关注一些眼下的社会问题,就是多骂骂那些辱华的两面派企业少关心什么食品商品质量,就是多想想半夜撸串儿少关心些住房教育。一句话,我是自己人。

我也并不太相信网民的愤怒,今天愤怒的人群明天可以立刻恢复欢乐祥和,大骂公知不是人带节奏给境外势力递刀子,仿佛一切没发生过。但是当天就如此熟练的发表如下言论的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我羡慕并崇敬这些牢牢记住阶级斗争和国家安全的xx(这里应该用什么名次,用“人”的话貌似太贬低他们了),哎呀我顿足捶胸,我要是有它们的觉悟该多好,看来我这辈子也就这个层次了。

前有幼儿园砍杀,后有学生坠亡,微博上还牵扯出一些类似的事情,不禁让我这个平头老百姓瑟瑟发抖,只盼这些事情永远都不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睡一觉吧睡一觉,醒了之后还是个好世界。

一个比芝麻粒还渺小的十四亿多分之一在这里神经错乱胡言乱语,诸君权当笑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14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