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觉得李文亮是英雄

李文亮去世已经差不多一周,好像昨天钟南山也出来说他是个英雄,且不说钟南山在疫情中扮演的其他角色和言论,我并不认为李文亮是个英雄。

我,可能还有其他很多人,之所以为李文亮的染病和去世感到愤怒和不平,首先因为他和我一样是一个普通人,喜欢一些普通的电子产品,喜欢一些大众化的电视剧,也有普通人的家庭烦恼。而且他还是跟我同年读大学。

第二个是他所遭遇过的不公,是我们很多人都经历过的,因为说的话打的字里面触及到了党国的敏感带,而被删帖封号喝茶乃至判刑。李文亮在内的这些人明明没有撒谎,当过却说他们撒谎,明明说的是真话,却要被安上造谣的罪名。

第三是他不幸的遭遇,以及在生命的最后党的骚操作。他要揭发一个传染病,然后当局不允许他揭发,然后他被感染,继而去世,党在他生命的最后进行了最后一次舆论缓冲,通过声称还在抢救给公众情感降温。

李文亮和他的遭遇是我们时代的一个缩影,专制政权的一个注脚。他并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个值得纪念的普通人,公众反抗和愤怒的一座纪念碑,一个寄托,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李文亮。

言论自由有多重要多珍贵,他能带来什么保护什么,一党专政下的言论管制有什么坏处,相信很多人通过这场疫情都会了解到。当然还有人在这种情况下高呼“现在一切为了稳定”,“李文亮就是造谣”,“觉得不好不要反对加入他尝试改造他”,“美国人的阴谋”,这些人要么就是蠢,要么就是赵家人本性很坏,祝他们冚家富贵。

武汉肺炎正蔓延

今天是1月28日,中山市已经有6例确诊,早在大年三十就启动了一级响应,禁止拜年,政府和社区也在昨天开始上班了。我的老家也在大年初一启动了封村。 整个春节基本都在这样一个沉重的气氛中度过。 广东中山尚且如此,湖北那些被封城的地方是怎么样压抑就可以想见一二了。

这其实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目前推测的起因是食用野生动物,和SARS一样。而最终导致疫情蔓延的是共产党政府僵化守旧的思维方式和管理方式。

共产党当局当前的管理思维和封建王朝是一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切以稳定为主,为了稳定而稳定,所以立法司法行政上都向这个方向倾斜。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随意以造谣为名抓捕信息传播者。这也是疫情最初没人重视的第一原因,因为没人敢说话。武汉肺炎传播初期1月1日就抓了8个,有个医生在群里发这个疑似SARS也被抓。

第二个是舆论控制。一方面中国境内并没有真正的独立媒体,全都是党媒官媒,统一口径,没有独立调查和独立发言的权力,各级媒体听各级政府的,自然是报喜不报忧。直到1.24日人民日报才在第一版提到了疫情,此前一直在第四版,第一版仍然是人民群众毫不关心的主席日常。如果只看电视和报纸,在全面爆发之前大家都只当没这个事。

第三是网络控制。共产党当局不但依靠行政司法手段监控网络,而且雇佣大量的舆论引导员带节奏和人身攻击。最荒唐可笑的案例就是,武汉封城当天有个up主在youtube上发布了武汉封城的消息,底下的评论中仍然有人按照惯性指责up主抹黑中国。另一个可笑的地方就是有人指出政府要被问责的时候就会有人跳出来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要全心全意如何如何。有个大V转发了疫情相关的文章底下人留言恐吓威胁循循善诱各种口气劝删帖。还有各种公众号发布的疫情是美国人制造之类的谣言,这种谣言就没人管啦。

第四是为了当官视人命如草芥。明明有疫情,明明有人传人,却以没有收到授权,怕引起社会恐慌等理由隐瞒疫情,最终造成这场蔓延全国,导致重大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的疫情。这不但说的是武汉市政府,也是上上下下与之有关的政府工作人员。只为了服从纪律不被处分,就参与这样一场对人民的犯罪。习近平整天说苏联解体的时候那么多党员竟无一人是男儿,今天的情况也同样是竟无一人是男儿,这种缺乏自我意识的党员组成的党解体时没人站出来也就不出奇了。

傻逼在哪里

玩推数年,早已习惯推上的傻逼,逢中必反遇共呈翔。

然而不幸偶尔也会去看下微博,我发誓,真的是很偶尔,半年看个两三个。

每次我觉得推上的傻逼傻逼到令我难以忍受的时候我就去微博找点正能量,微博总是能说服我回到推特,否则就以更多更纯更有纪律的傻逼让我就范。(微博本身就挺傻逼的,注销的过程还要手持身份证拍照)

微博的傻逼充满了文革的气息,代表社会主义的铁拳,惯于一拥而上扣帽子喊口号,毕竟舆论引导员是拿工资的正规工作。吴彦祖因为点赞了女儿的instagram而被指为港独,你会在对话中发现这样没有逻辑而又义正词严的回复。

这种情况下你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就是闭嘴,然后回到推特。搞笑的是指出吴彦祖港独的是一位爱国旅美华人。没错,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社会主义才是好的社会主义。您要是反驳这样的爱国者,社会主义铁拳可能没空理你,社会主义微博一定会理你。

俗话说好人的沉默才是那啥,然而在中国你要么在沉默中灭亡,要么在说实话的同时更快的灭亡。搬砖的说实话找不到工作了,搞艺术的说实话就偷税漏税了,做律师的说实话就寻衅滋事了,村支书说实话头被当西瓜碾的稀巴烂,老师说实话埋在操场下面15年没人问。

我们能做的只有沉默,这并不是属于人民的国家,我们根本不存在,普通公民完全不存在任何参政议政的能力,网络言论收紧,习近平上台之后各种民间人士和组织也被打压殆尽,中国现在是一片黑暗的沉默状态。

南宁医师被索要证件有感

南宁一个医生列车上听到广播找医生急救,于是见义勇为去救死扶伤。被铁路方要求提供证件,拍照,录像,写证明,签字画押。明里说是便于联系方便服务病人,实际上只要不装外宾基本都知道这是准备出事一推二五六。

这个问题实际上可以上升为,当下的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是否适合普通的善良老百姓遵从社会良俗去生活。

继续阅读南宁医师被索要证件有感

李安何其蠢也

大咖李安金马奖语出惊人,“让艺术的归艺术,政治的归政治”。

说这种话的要么没脑子,要么昧良心,我们姑且为大师留点脸面,认为他是蠢好了。

即使这句话的原话也不过是一厢情愿自欺欺人而已,上帝和凯撒真能相安无事泾渭分明?骗鬼呢吧,你说这话神罗和英格兰的君主信么。

这种言论的发出,一般是当事人处于极端弱势的时候,比如公元1世纪的基督教,github上抵制政治gist的码农,金马奖上不想沾政治的大师。面对他们想要切割的另一面,譬如基督教面对罗马皇帝,今日的码农面对政府,艺术家面对高度政治训练过的民众,他们所站的这边比狗屎还要低。无力反抗的时候就会自欺欺人的放什么“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的厥词。

正常人只要上过九年义务教育,就一定知道陈毅所说的“社会变化之学”,化学尚且无法脱离政治,舞文弄墨务虚的就更别扯淡了。文艺必然涉及政治,体现政治,影响政治,无非是搞文艺的人屁股坐在哪而已。反过来政治为求巩固扩大权力或自保也必然影响政治。那些奢望各安其位的妄想屁股坐的自在灵活无公害,只可惜是屁股就要坐下来,所有屁股下的位置都有派系。是个人就会有立场,除非不是人。

强烈建议李大师以及抱有类似信念的所有人,认真学习研究伟大领袖党中央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高政治理论水平,不要再说这种明显没脑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