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小说评论被清洗引发的日常吐槽

起点又迎来一次大清洗。之前搞过好像什么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后来又洗了一波评论,如今又删除了很多小说。有的部分是党觉得你把持不住的,比如小说里面男人会操女人,这是绝对不行的,我们是个纯洁的国家,不能发生操逼这种事情;有的是党觉得你会学坏的,比如某人竟然反抗压迫实行民主制度,在我们这种已经是全球最大民主国家里面,你还要民主,这也是不行的。

总之,如今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要想说点什么是越来越难了。

自从康乾以来,从没有过今天这种大规模高度系统化高度技术化的文字狱,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与各种最新软硬件技术结合,监控公民的一言一行。小到微博,中到起点,大到出版物和报章,无不笼罩在党的文化政策铁拳之下。

党的文化政策,简单来说,禁止乱想,禁止乱说,禁止乱写,禁止乱发表。与前苏联一脉相承。

何谓之乱,不符合党的文艺思想工作路线即为乱。这种建国以来长期执行的政治路线,严重的伤害了我民族之文化健康。如今能见诸报端的,要么是些厚颜无耻的御用文人跪舔,要么是些娱乐八卦。媒体全无半点监督舆论的能力,文人也没有一点敢于议论时政的风骨。任何一个公众聚集的论坛,群组都贴着大大的“莫谈国是”。这还是人民的国家吗?人民在这个国家有任何的权利吗?难道政府和共产党才是国家的主体人民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人民只能服从不能反抗吗?

更加自欺欺人的是,在这种思想控制之下,还要求创新,无异于要求带着脚镣跳舞。为一党之私扼杀我中华民族的创造力着实可恨。

万幸人民并非全然愚昧,今天的党并没有什么文化号召力和道德权威,并没有人真的相信什么社会主义道德和社会主义文化,党所仰仗的也无非是能够保持好看的经济数字,以利益捆绑民众。而在可预见的将来,蛋糕不会无限做大,拒绝改革,冥顽不灵,却想着保持漂亮的数字是不可能的。

本站升级SSL

证书来自Let’s Encrypt,使用命令自动安装。

安装完全跟从官方网站指引,网址:https://certbot.eff.org/lets-encrypt/ubuntuxenial-nginx

当然我这个进去之后是Nginx on Ubuntu 16.04,而且这个系统也没有泛域名通配符证书(即所谓wildcard certificate),看了一下debian系都是不行的,centos系只有Centos/RHEL 7以及fedora26+才行,arch linux也可以。

安装之前停止了Nginx服务,装完之后莫名其妙无法启动Nginx,用了服务器重启大法搞定。重启之后再次关闭nginx,再启动也没遇到问题。由于我没有certonly而是直接让程序自动修改了nginx配置文件,并且nginx -t也一切OK,所以就先不理了。

酸碱值影响生男女是扯淡

有个短语叫做”old wives’ tale”,直译叫做“老妇人的故事”,说的是老女人之间口口相传的一些奇闻轶事,比如村口的狐仙托孤,邻村的坏痞子变成一条狗,以及生儿子的秘方。

很多女性(包括部分医生和知识分子)都相信的一个生儿子理论是碱性体质容易生儿子,办法包括吃碱性食品,甚至向阴道注入碱性液体。理由是Y染色体精子更容易在碱性环境中存活。(当然此外还有体位说,女性高潮时间说,男性性器长度说,做爱频率说)

这种伪科学的特征就是乍一听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样子。但是跟我的常识是相悖的,我觉得任何没有大规模调查统计分析,仅靠口口相传,不能被公开证实和证伪的东西九成九是不可靠的。于是我浪费了时间深入互联网,得出了如下结论。以下所引用所有数据论文都有来源,主要论文搜索来源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第一,人体的酸碱度可变幅度非常窄,总体维持在7.35-7.45之间,否则为酸中毒或碱中毒,如果pH低于7.3或高于7.5,则会立刻危及性命。人体消化系统的各器官之间pH值差异很大,是为了消化食物。人体通过尿液和呼吸来平衡酸碱度,尿液的酸碱度不是人体的酸碱度。

继续阅读酸碱值影响生男女是扯淡

强说愁

我是个科幻迷,记得三体里面有一段好象是这样子,文革结束后当事人去找当年批斗打死他父亲的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在武斗中瘸了腿,他们对当事人说“我们有错么,我们也是受害者。”

我又想到了中国普遍弥漫的反日情绪,和钓鱼岛事件中打造抢烧的爱国者。我还想到了义和团,维族人、ISIS、胡图族、纳粹。如果问他们每个人,他们都会和文革中的红卫兵一样说出那句话吧。

我曾经自以为聪明的将人群划分为1%极少作恶的好人,1%极少行善的坏人,98%庸庸碌碌的普通人三个群体。但是人是会变的,在不同的环境里人随时会变得极其丑恶或者闪耀着所谓人性的光辉。人性就好象是一套有bug的系统,总体而言根据利己原则运行,偶尔bug一下闪耀一下人性的光辉。

一个人只要足够聪明和努力,就可以证明自己想证明的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叫对方爱国贼,或者汉奸,或者随风倒。既可以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又可以说“这场战争虽关系着国家的存亡,但和个人的自由及权利相比的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各位尽力而为就好”。既可以指责对方不作为,又可以指责对方乱命。

这种迷雾一样的社会和无处不在的双重标准不断的让我觉得困扰,三观时常受到巨大冲击,产生自我怀疑。我甚至怀疑这样一个自相矛盾,骨子里充满自私作恶基因的物种为什么要存在呢?

魔音-乱入的梦20140529

我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患有生理缺陷,这让我感到无比孤独和恐惧,周围的人-包括我的父母亲人-都会在某个随机的时间各自拿起电话静静的聆听某个声音,只有我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在一旁手足无措。
还好他们聆听的时候对外界毫无察觉,我得以一直混迹人群之中,我曾经也尝试在同一时间拿起电话,或者凑到别人的耳朵边去偷听,结果什么都听不到。
健全者们满脸正直诚恳,这更加让我无地自容,我仿佛在道德层面都低人一等。 继续阅读魔音-乱入的梦2014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