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人皮论语》有感

断断续续终于读完了很久之前kindle上买的《人皮论语》,名字很惊悚,其实算是历史学术悬疑小说。

掩卷之余,悲愤激越,不吐不快。(以下涉及严重剧透)

有五叹。一叹硃安世重诺守信,历尽苦难,却终于功败垂成,死于暴君酷吏之手,也未能再见妻小。二叹孔驩稚子何辜,小小年纪就要身负重任,屡冒奇险,难逃一死。三叹司马迁身残处秽,含羞忍辱,只为完成史记,却也不得不做出妥协。四叹卫真,忠心侍主却又不得已背主。五叹郭氏后人,为求名爵抱负,把先祖的事情轻轻放过。

有三恨。一恨汉武帝刘彻,独夫民贼,视天下为私产,视百姓为草芥,残忍暴虐,动辄连坐族株,每每杀人盈万,好大喜功,残民害民,却能得美谥,被后世愚民争颂。二恨无耻士人,以大道为晋身之阶,助纣为虐,离经叛道,扭曲经典,遗毒人心,殿陛之间禽兽食禄,庙堂之上小人相攻。三恨小人如孔延年、伍德、漆辛之流,或为利,或为保全家族,都背信弃义。

有二所得。一曰,独裁者富有四海,能呼风唤雨颠倒黑白,可天理公义自在人心,人人有良知,骗得了一时难道能骗得了一世,骗得了一部分人难道能骗尽天下所有人?二曰,趋利避害,人性如此,正如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切经典也都是当代经典,哪怕真有所谓孔壁论语真本,难道就挡得住儒者为求官逐禄自我审查自我阉割吗?《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倒是有真本,只“中国特色”四个字不就把这些所谓经典踹到茅厕去了?

前半本有一段,韩嬉见到硃安世剃须扮演黄门(太监),笑他的样子日后进宫更加方便,当时只道是平常笑谈,不想一语成谶,硃安世竟然真的毁容自宫,入宫救人。悲夫!

不可知与不可改变的历史

宋代以来的汉人历史有很多槽点,就好像男女之间那句It might be一样,每每让人扼腕叹息。很多穿越小说也以此为切入点,在每一个It might be的点都来个改变,结局自然你们懂的,大汉族万岁。

我曾经也同意这些穿越小说的观点,即历史由这么多偶然和小事件所影响甚至决定,某个人或者某个家族即可决定一个国家的历史走向。

但是首先,我们所知道的历史并不是真实的历史。除了像我朝及类似的统治者主观篡改历史之外,那些声誉良好的历史也并不能保证完全真实。一个(或一群)历史作者如何知道某个历史人物某个特定时间的内心独白?某两个关键人物在某个关键时间的对话作者如何得知?如果没有文学家的想象力和修饰,如何将缺失的历史补白?历史在中国长期作为文学作品和政治文献不无道理。 继续阅读不可知与不可改变的历史

文明的年龄

黑镜子第二季第三集给我的启示是,有些东西我们都还没得到,比如说成人的身高,高富帅的性伴侣,还有西方的民主,有些人已经开始为此开始烦恼,为表面的民主和民粹主义,太多选择带来的彷徨而头疼。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有些东西要靠流血牺牲掉千万颗脑袋才能得到,而有些人生下来就在享受了,还在那里进行更高级的反省。

言归正传。

文明是有年龄的,并不是具体的数字,而是一种外在的表现。一个成熟的文明,比如前27年-180年的罗马,前202-907年的中国,强壮,自信,是一个男人的30岁。到了中国的宋代,年老体衰,终于被年轻的蒙古击败。这样说的话,明朝就是儒家文明的回光返照,一个老人凭借经验和体魄击败一个愣头愣脑的年轻人;到了清朝,这个文明连自己都认不出了。清朝不是亡于八国联军,而是因为无法解决自己的体制问题走向自崩溃,就像一个老人的自然死亡。

一个成熟的文明,一个40岁的文明应该懂得包容与反省,明确的知道自己自信的来源,发现自己的缺点,所谓40不惑。

之所以先进的文明最后都会衰落,除去本身的惯性导致偏执之外,整体性的失去活力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现阶段是多大?16岁的叛逆期?撒谎成性,任性乖张,又迷茫没有明确的价值观。

阿西莫夫中短篇科幻作品集读后感

虽然我一直很喜欢看书,但买了kindle paper white之后读书变成了一项必须要做的事情,毕竟我在这个除了看书之外没有其他用处的东西上前前后后花了600软妹币。

阿西莫夫中短篇科幻作品集

是我在KPW上看完的第一本书。

阿西莫夫

阿西莫夫小说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提出了机器人三大法则,他的小说中对机器人进行了大量描写,并且对未来社会做了很多设想。

第一法则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袖手旁观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第二法则

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第三法则

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小说中的一些时间和一些事情已经发生,还有的没有发生。还有一些我觉得不太靠谱,比如2030年实现时间旅行。这是20世纪很多科幻小说的通病,小时候很多人幻想过2000年机器人遍地,结果现在2012年了还是老样子。

但是我们在计算机方面取得了了不起的进步,虽然还没有达到小说中的程度。至少我们早已经不用纸张和胶卷做承载媒体了。

阿西莫夫与我们讨论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即使智能机器人还没有出现,我们应该在将来适当的时候给他们人的地位和认可吗?和很多科幻小说中可怕的机器人形象不同,三大法则下的机器人勤恳忠实,充满人性。尤其是200岁寿星一文,被翻拍成电影,我恰好看过。

阿西莫夫与我们讨论的另外一个主要问题是,未来人类向外太空拓展,地球怎么办?被抛弃,还是作为统治中心?钳制其他殖民地的发展,还是像母亲一样帮助他们?

我觉得好的科幻小说必定先是好的小说,然后才是科幻小说。阿西莫夫的小说描写刻画到位,人物感情充沛形象鲜活,有很强的代入感,又有很多发人深省的哲学课题,读完仍觉的余韵悠长。

历史是什么

据说妹子有镇楼的功效,也不知道这个妹子是谁。

有人说红尘万丈,正在发生历史的世界恰如漫无边际的蒙盖着灰尘雾气的广场,广场上人声鼎沸,间或有哭喊声,喊杀声,女子的呻吟,男人的怒吼,儿童的哭闹,但是雾气如此浓重,在历史发生在你身上之前,你根本不能凭自己的双眼看到别人的历史,甚至看不清自己的双手。此时如果有超脱一切之上的上帝,轻轻拨开迷雾,用很多台二手DV全过程全方位记录下蝼蚁们的生活,这当然会成为最忠实的历史,可惜没有。

真实的历史随着创造他们的人物死去,无法复原,只能揣度。看到武松杀嫂,说她与西门大官人通奸,那就姑且是这样吧。武松还说他哥哥是个豆丁,大抵应该是真的吧,谁让他能说话呢。

尔后,张三,张四,司马迁,司马光等等凑在一起,从更多不知名的人物口中或者笔下试图还原真相,重新造一个真实的历史出来,搞完之后,看着还不赖,至少自我感觉良好。此人造历史李代桃僵,现身说法,教化世人,俨如真历史。

真历史既然不可得,我们收集了残肢断臂,组装了一个有何不可?

无可无不可,真正的历史属于过去,与我无关,我只属于现在。陈友谅和朱重八,美国和苏联,毛和蒋,他们的迷雾已经散去,新的广场在废墟之上建起,世人重新懵懵懂懂,与古人谁胜谁败没什么相干。

人造历史以教人,此伟业也。但如果说只为了导人向善,佛经教典都可以,无非秦始皇变成阿拉。如果为了警醒世人,小说也不错。最可怕是清人写明史,漏洞百出,信口雌黄,血口喷人。

偶尔觉得历史比小说精彩,那为什么不去看小说。人生匆匆如白驹过隙,与其担忧上下五千年,不如男的陪我LOL,女的来一局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