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贼与心中贼

阳明先生有云,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利比亚军民打败了卡扎菲,这是好事,然而卡扎菲尸体被脱光,仅留一条内裤加身,革命党人争相手机拍照留念,多少有点鞭尸的味道。虽然卡扎菲是个狂暴的独裁者,但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利比亚恢复秩序仍然任重道远。暴君一日便可消除,然而民主与和平却非一日可以实现。

外交部的表现也不尽人意,公开称“卡扎菲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而是西方的座上宾”,不但没有得到想象中抹黑西方的效果,反而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将自己的无耻和无原则表现的淋漓尽致。你丫要么硬气一点继续高调称赞卡扎菲领导下取得的巨大成就;要么就保持沉默,做多些说少些多捞点实惠;万万想不到会把两面三刀的一面表现的这么露骨,这么淋漓尽致。就算利益是国家之间永恒的主题,但是拜托你保持一个大国的尊严。

继续阅读山中贼与心中贼

卡扎菲身死-哦也!(以及为臧克家的澄清)

 

卡扎菲身死,让我想起了臧克家的诗:

“骑在人民头上的,
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
人民永远记住他!

……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
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继续阅读卡扎菲身死-哦也!(以及为臧克家的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