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领证

萍锋7月份研究生毕业,我也终于在9月19日离开广州前来小榄。本来两人毕业,领证便可视作顺理成章,但萍锋却说主要原因在于父母之命,领证之后出双入对也算名正言顺。女人常说宁信有鬼不信男人的嘴,但女人也经常扯些小谎来圆自己的体面,所以又有人说,女人若把谎言结集出版便可致富。 继续阅读记领证

RIFT(裂隙)评测(多图)

最近比较闷,网游风骚的倩影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可惜WOW越来越休闲,EVE的话暂时没那么多时间,就想找个不错的新游戏玩。国内的免费网游太多太滥,而且画面大多惨不忍睹(我玩游戏一向都是画面优先),而且我看国内的网游评测网站都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几个网站完全是自说自话,评分标准大相径庭,于是国产网游全体被ooxx(当然剑三还是不错的,不过剑三感觉战斗的节奏太慢,动作感不足),游戏的待选范围来源于MMORPG.COM,最近的评分最高游戏和最热门游戏如下:

继续阅读RIFT(裂隙)评测(多图)

公司注册过程的一些反思

打定主意要创业差不多是10.1前后,虽然10.1期间放假,但是时间的确过去了1个月,材料估计仍然要到本周末才能搞好,然后才能提交给工商。等到拿到执照,办好地税,社保,组织机构代码等材料,估计要到11月下旬,悲观一点的话就是12月才能拿到所有证件。预计耗时1.5个月以上,到现在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比我预想中的进程要慢很多,到现在我的成果也就只有一个网站,几分材料,私章名片之类。

晚上我跟老板娘兼公司股东梁女士说是不是我太笨了。然后梁董很负责任的指出了我的几个缺点,余深以为然,自己也针对这段时间的工作做了下总结,也算抛个砖,欢迎有玉的一起交流,提一些建议和意见给我,寡人一定从善如流。

1、事先的准备工作不足。第一次注册公司,很多东西不懂。譬如我一直以为验资只要股东到场,立刻就可以搞定的,但是实际上有个审批的过程。又比如名称核准,我也是以为网上搞定,拿到现场立刻就可以拿到后面的申请书之类的,但是实际上也拖了我两天,当然其中有一天是因为我的号码还是广州号码联系不便的关系,但是注册过程中的想当然的确耽误了很多时间。 继续阅读公司注册过程的一些反思

推荐学习粤语工具书两本

来到小榄之后,基本处于言语不通的状态,年轻一辈还能和我说一点国语,上了年纪的人基本能听国语就算不错,好在我也能听懂广州话。说起来比较惭愧,来广东7年多,至今仍然停留在能听不能说的阶段。为了生活工作需要,接下来准备认真学习广州话。

可能是从小学习语言的习惯,不太认同老婆大人说的“直接学习日常用语就好”的说法,比较倾向于从基本的音标和发音开始学,为此找了两本工具书,在此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一本是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广州话正音字典》,詹伯慧主编,02年出版。

继续阅读推荐学习粤语工具书两本

中国式博弈

小悦悦事件过去没几天,东莞一名三岁儿童再次因为父母监护不力而被碾压身亡,孩童何辜,屡次因为不负责任的父母而早早夭折。

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小悦悦事件过去没几天,湖南衡阳一位不爱上网的市民没有经过保护措施–我说的是要拍照,录音,录像—便贸然为倒地的老人拨打120,结果造成了悲剧的发生:我说的是老人没死但是赖上了这位没看过救人攻略的哥们。(详情见:司机称帮跌倒老人打急救电话被诬肇事者),在此再次提醒和我一样生活在这个不幸的时代的不幸的土地上的不幸的同胞们两件事情:非婚性行为请带套,任何情况下救人请记录证据。

今天,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每个人,每天都有可能面临如下博弈:

1、撞到人的时候是选择撞死然后一次性赔偿有限数额的钱,还是选择撞伤然后付出可能是终身的无法估量的金钱或者合理的小额的金钱赔偿。

2、面对惨剧发生的时候,是选择路过然后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还是选择出手然后获得感谢或者承担原本应该由凶手承担的责任。 继续阅读中国式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