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傲慢与偏见》有感

读的是上海译文出版的,王科一翻译朱虹作序的版本。

王科一翻译这本书的时间大概是1955-1958年(其人在1968年文革中不堪受辱自杀),朱虹做的序大概是在1980年左右。所以文中很多翻译很有趣,比如把英国国王称作皇上,现在常用的一点儿(譬如一点儿也不关心)翻译成一些。

朱虹做的序也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文中充斥着“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婚姻的本质”之类的说法,谢天谢地,现在的中国人终于也享受到了正常的资本主义婚姻,而不是匪夷所思的革命婚姻了。序涉及大量剧透(当然对这本书来说有无剧透大家都知道的十之八九),对整本小说进行了详细的归纳总结提炼。

这本小说放在今天,其实是一部相当狗血的霸道总裁和贫家女(中产阶级)的爱情故事。好在作者的文笔自然,有说服力,而不像某些电视剧一样生硬缺乏逻辑(我怀疑生硬还是自然对女观众来说有多大区别);行文之间人物的描述立体,譬如行事缺乏教养的班内特夫人和莉迪亚,谄媚而又刻板的柯林斯牧师,往往几段对话就把这些人的姿态描写的十分生动。我并不爱吉英这种老好人似的乖乖女,哪怕她性格淑静柔和,我喜欢伊丽莎白这种活泼调皮,有趣大胆而又知性的性格(同样的评价也适用于《飘》的两个女性角色)。

这本书是一个轻松的带有喜剧气氛的爱情故事。只有一个反面人物韦翰,他也只算得上荒唐败家;其他人都只有各方面的瑕疵,这本书也并没有什么完人;也没有什么生离死别的情节,最大的冲突就是莉迪亚私奔,会带给这个家庭名誉上的损失。

婚姻而不是爱情才是本书的主题,然而这个主题多少有些现实和无聊。没有财产的单身男子想要找一个有钱的妻子,而没有多少财产的女性当然要嫁一个有钱的男人才算美满。“美少年和凡夫俗子一样,也得有饭吃,有衣穿。”可贵之处在于,我们的主人公在吃饭之外,仍然对人生有那么高一点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