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儿疑似有孤独症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女儿正和往常一样抱着她的小熊趴在床上睡着了,我去客厅收拾桌子关空调的时候忍不住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哭了一下。

去了本地的医院和佛山妇幼,初步诊断都是有这方面可能,要再进行测评。

我觉得很不公平,她那么小从没伤害过谁,还那么可爱,每次姐姐被爸爸妈妈批评的时候都会在旁边跟着哭甚至打一下爸爸妈妈为姐姐抱不平。我对两个女儿并没有什么很高的期望,只希望她们能健康平安长大,现在连这点愿望都不能得到满足吗?

但是她又的确有明显的孤独症症状,比如叫名字不应,不会再见,不会用手指东西,语言能力也滞后很严重甚至退步。所幸她并没有刻板行为,也知道开门关门,配合穿衣服鞋子,会拿东西来求助。她的问题大部分在社交障碍,自己做了M-CHAT,属于RISK但不是HIGH RISK。

在确定她有这方面问题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天塌下来之类,但是却突然觉得现在和之前做的所有东西都褪色了。比如新买的制冰机和碎冰机,比如我们原来看起来温馨的家,比如我所居住的小镇,我喜欢甚至有点沉迷的游戏,我所认识的一切。我没有放弃之类的打算,她现在才2岁,仍然有很大机会在介入后好转甚至脱帽,我也并不担心时间和金钱的付出,对我来说,孩子胜过其他一切所谓的抱负事业之类。无论她变成怎么样,我都一样爱她,愿意为她付出。单独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忍不住跟她说爸爸会永远爱你保护你,这其实更多是对我自己说,说的时候我也会忍不住想哭。我有时候会幻想这是不是一个噩梦,就好像我以前做的那些梦一样,很可怕但是醒来就会觉得很庆幸。

我并没有想过找谁的责任,因为出生之后陪她最多的人是我,看她哭闹最多的人也是我,甚至有一次撞到嘴唇流血的时候也是我看着她,如果真的有谁有责任那肯定也是我。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我曾经多逗逗她,多抱抱她,而不是为了图清净让她自己玩自己睡,情况是不是就会好很多。

我看了网上的贴子和视频,一边很怕她会越来越糟,无法在社会立足。但是很多专家的文章也给了我希望。

我们预约了下个月去佛山妇幼做测评,如果有需要的话中山三院也不远,而且是全国最好的儿童发育行为专科。在此之前我们也会做自己的努力,希望上幼儿园和其他人相处也能改善她的情况吧。

宝宝初长

前天晚上老婆突然跟我聊起要送宝宝去早教班,以适应集体生活,准备好下半年去幼儿园。
我对这个事情是很抵触的:宝宝才两岁,而我小时候是直到6岁才去上幼儿园的;宝宝终于要长大,她的活动范围终于要离开我的视线。
实际上她现在已经和小时候有很大差别,她喜欢吃“蕉蕉”,会主动要求“街街”,上街的时候喜欢去看“汪汪”,去公园的时候必玩旋转木马和小火车;她也开始有了自己穿衣方面的喜好,比如某双鞋她认为“靓靓”特别喜欢穿(其实已经很脏很旧),也会学着妈妈涂化妆品;有天中午甚至自己拿了个背袋收拾了奶瓶外套和妈妈的钱包准备上街。
我一直都知道宝宝终究会长大,离开我的视线,将来甚至会嫁人,只是上学这个事情第一次标志性的把这个问题现实化,就好象里程碑或者站牌,告诉我地方到了。她离开我的视线会认识很多陌生人,我很怕有人会觉得她不漂亮不可爱,有人会觉得她太淘气太麻烦,将来有人可能会不喜欢她成绩不好,如果有人这样不喜欢宝宝,宝宝一定会不开心的吧。
有时候我会看宝宝上周、上个月、去年、甚至刚出生的时候的照片视频,那个时候她会的东西很少需要照顾的地方很多,我全心全意爱她照顾她,她也全心全意信任我依赖我,我对自己说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光了吧,有这样的时光自己应该死而无憾了吧。

人为什么要活着

如果有一天我的小傻瓜问我一个终极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呢?

她可能会问:人为什么要活着?人应该怎么活着?人应该怎么死去?

我偶尔会觉得活着本身就是活着的意义,绝大多数人都不需要思考这个问题,按部就班的过完平凡的一生,最后如愿以偿老死在床上,而不是死于饥荒、瘟疫和战争。

偶尔我也觉得人生是有高于活着本身的意义的,许多鸿篇巨著当中都有这样振聋发聩的呐喊,“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们的生命可以终了,我们的名誉却要永垂万古”,“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等等。

继续阅读人为什么要活着

我的女儿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女人

时势造就英雄,也造就女人。

在我还没知道女人是什么的时候,就已经受到《渴望》的毒害,认为天底下的女人都应该勤劳坚强,善良无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家庭,娶妻当娶刘慧芳。

时过境迁,我今天所认识的女性大多都有稳定的工作,对职业上升的期望,将养儿育女视作障碍,家庭责任看作负担。

这样的变化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碾压一切蹩脚家长的淳淳教诲。现实是最诚实无情的老师,消磨掉一切不切实际的错误。

然而家庭教育还是无可替代,现实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选择,却很难改变一个人的本质。在少年人的身上–尤其是他们的错误身上–老年人总能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这种错误发生的场景可能闻所未闻,但原因却如出一辙。

与其生养女儿,我更喜欢儿子。这个想法体现了我一贯的懒惰。儿子就好象顽石,又好像技术含量不高的机械产品,几乎可以放任自流,让他和现实碰撞;女儿却像美玉,或者精密的高科技仪器,要精心保养,小心防护。我大概知道男人成长中需要什么东西,不需要什么东西,但我对女人的成长一无所知,比如你无法想象10多年后女儿告诉我月经来了我该怎么办。

基于我对女人有限的认知,我希望她阳光开朗,不要有很多心计,哪怕因此吃亏;温柔贤惠,重视家庭,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好奶奶/外婆,哪怕事业没什么成就;不要太漂亮,不丑就好;坚强勇敢,能够直面生活,不会轻易被困难压倒。

有时候我更相信人的本质是先天决定而不是后天形成的,这种想法既带给我希望又带给我恐惧。小宝宝明显是不在乎这些的,他们不需要考虑这么长远,只有最纯粹的欲望和感觉,并且带着这些纯粹自然的东西一天天长大。

希望她能快点长大,早些看到这个世界的精彩,希望她能慢点长大,晚些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邪恶。